主留文字,主剑三莫毛,不拆不逆……其余cp微杂…偶尔可能发cos。不老歌已废,文斯诺或瑷珈飞雪随便叫。欢迎留言聊天

把松子还给我!

天师雨X松鼠毛   突然很喜欢松鼠毛,想来个傻白甜,就挖个甜甜地坑。

世界观:这是个妖和人对半分的世界,妖也分善恶,浩气盟就是一部分心存善念想维护世界和平的妖怪,恶人谷多为天师,为除尽妖魔不择手段故被称之恶人谷。



天气晴好,莫雨莫天师到枫华谷寻觅狐狸精身影,听闻枫华谷最近一堆红衣狐狸狐狸精泛滥,伤了不少人,莫雨请缨独自前往,王遗风本就不在意这些事,莫雨说想去就随他去了。

行至紫源山听到些许吵闹,隐藏气息观望,十几只红色的狐狸似乎围着什么。

狐狸A:“哎哎,别挤,你看这小家伙吓得,都成一团了。”

狐狸B:就是,就是,这么大点塞牙缝都不够,想玩轮流来。

想必这便是狐狸精们了,为数不少,莫雨飞身而出,手中桃木剑翻飞,狐狸们四处逃窜,多半都死在莫雨剑下,紧接着莫雨拿出个袋子,将死掉的狐狸精们还未散尽的真元尽数收好。

处理完之后他才注意到刚才狐狸精们围着的是一只小松鼠。

小松鼠抱着头碎碎念着:我什么都没看到,别杀我,别杀我。

莫雨桃木剑一指,小松鼠哇的哭了出来,哭着哭着变成了人形,看样子是受到惊吓竟然不受控制的变身了。

莫雨觉得这松鼠小少年看着有些眼熟,似是以前见过,小少年哭着哭着哭的不住打嗝,莫雨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莫雨倒不是逢妖必杀,万事都随自己心意,自己的师傅王遗风还曾经收过几个妖怪弟子,也是随性的很。

小松鼠哭了半天也不见莫雨杀他,止了哭偷偷看了看眼前的人,虽然服饰不是那么华贵但是眉清目秀,一看就很有安全感。(才怪……)

“喂,小松鼠。”

莫雨发现小家伙不哭了,还偷偷盯着自己,有些有趣。

“啊?我……我不叫小松鼠,我有名字……”

少年噘着嘴,莫雨觉得倒挺可爱。

“哦?那你叫什么?”

“我……我叫穆玄英,啊……”

穆玄英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因为他想起师傅说过不能随便把名字告诉人类,特别是天师,他们会用特殊的法术命令知道本名的妖怪。

“穆玄英?太难记了,看你刚才那毛绒绒的样子,就叫你毛毛吧……”

说罢莫雨自己犹豫了一下,以前好像管谁叫过这个名字。

“毛毛?”

穆玄英睁大了眼睛,数年前,似也曾有人说过相同的话。

“你……你……你……”

叫了好几声你也没说出什么的穆玄英被块布挡住了视线,原来莫雨把自己的外套丢了过来。

“你把这衣服穿上,化成人形怎么连个衣服也不穿。”

莫雨其实从刚才就在极力避开视线,化成人形的穆玄英未着寸缕,虽是个男孩子,但是这细皮嫩肉的莫雨觉得他比小姑娘还好看,莫雨一边整理着东西,一边用余光扫了扫穆玄英。

“哦,谢谢啦,我很少化成人形,谢叔叔和可人姐姐说幻化人形太耗费精力,要不我才不会被那群狐狸欺负。”

穆玄英一边说话,一边乖乖穿莫雨扔给他的外套。

莫雨看了看四周,虽然没有明显的妖气了,但是刚刚有两只狐狸逃掉了,多半回去求助了,此地不宜久留,看着努力穿衣服的毛毛皱了皱眉,这么简单的一件外套都不会穿。

穆玄英努力跟那件外套奋斗,也不是没穿过衣服,只是太久没穿,找不到哪里应该伸胳膊哪里伸腿。

“小傻瓜,过来。”

莫雨无奈的抓过穆玄英,把衣服给他穿好,想了一下留他自己在这未免太危险,还是带着吧,拽着他往山下走去。

“唉,唉,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莫雨。”

莫雨……真的很熟悉的名字,毛毛分神思考脚下一绊差点滚出去,被莫雨拽到怀里。

“你这样子笨手笨脚的真麻烦,你还是变小回松鼠吧,我带你走能快一点。”

“哦,好吧。”

穆玄英瘪了瘪嘴,自己幻化为人的次数双手都能数过来,不习惯是难免的,怕麻烦还拽着自己走,不过想想要是再遇到那些狐狸…………还是乖乖变成了小松鼠。

莫雨抓起外套,把松鼠毛毛塞到怀里,施展轻功一跃而起,毛毛把头从莫雨的怀中探出来,迎面而来的风让他感觉感觉舒畅好像是自己在飞。

“哇!好厉害!好厉害!”

“傻毛毛,回去,你是想掉出去?”

毛毛才不管,开心的把半个身子都伸了出来,还张开两个小小的爪子。

“我会飞啦!”

莫雨不得不放慢速度,生怕一个不留意,这个小松鼠就被风吹得滚出去。

一路行至洛阳,莫雨才找了个客栈休息,下了紫源山小松鼠就没了声音,莫雨时不时摸了摸怀中还有毛茸茸的小球,才觉得放心,到了客栈拉开衣服,果然小毛毛缩在他怀里睡得香。

莫雨想了想,把毛毛用外套包好放到床上,自己出了门。


评论(4)
热度(92)
© Winsno文斯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