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留文字,主剑三莫毛,不拆不逆……其余cp微杂…偶尔可能发cos。不老歌已废,文斯诺或瑷珈飞雪随便叫。欢迎留言聊天

【百日莫毛DAY74】眠

穆玄英睁着眼睛望着房顶,他睡不着。

倒不是因为别的,前阵子莫雨来看他来的太勤,谢渊命人提升武王城警戒,但是莫雨还是就像到自己的小少林一样随意,于是谢渊决定,常住……现在穆玄英左边的房间睡得是谢渊,右边的房间睡的是一个谢渊带来负责警戒的兄弟……睡不着的原因……谢叔叔呼噜声太大了。

原来谢渊就偶尔算来武王城也就住一两日,还不住在穆玄英附近,房间之间有一定距离,偶尔有呼噜声,随风飘散到穆玄英窗边的声音就没那么清晰,盟里多是男子,总有几个打呼噜的,穆玄英也算习惯了,并不会影响到休息,现在……穆玄英闭上眼睛就觉得这呼噜声震的这一片房子都在动,真怕突然房子就塌了!

谢渊连续住在武王城的第三天,武王城的马棚不知原因的塌了两个棚,几匹马都精神不济。

本来谢渊为了锻炼穆玄英,把武王城的事情基本上都交给穆玄英了,穆玄英看着连续几日报上来的房屋器械损坏的文书叹气。

谢渊看的穆玄英的黑眼圈勃然大怒,他以为莫雨半夜又来惊扰穆玄英好梦了。

“谢叔叔,雨哥都七日未来了,我没睡好是因为……”

“什么!难道反而是你思念他了不成!男子汉大丈夫当以事业为重,你这么儿女情长,唉……想当初你父亲…balabalabala”

(穆玄英:⊙_⊙我还能说什么呢?)

 

晚上难以入眠,穆玄英就只能趁白天练功学习的间隙赶快补觉,翟季真发现穆玄英最近嗜睡的很,问清缘由倒是颇为理解。

“我们之前和盟主一起四处征战,轮到我们睡觉的时候都累的沾枕头就睡着了,也没人在意他那呼噜声了。”

穆玄英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

“我本来也不容易被吵醒,只是,谢叔叔这呼噜太惊人了,我记得以前也没这么惊天地,不知道这些日子,马棚塌了之类的损坏是不是就是被他的呼噜声震得。”

翟季真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这,不至于吧。”

“那可是要去找万花谷的大夫看看了,据说这打呼噜也是病啊。”

翟和穆玄英还在研究的时候,影来叫穆玄英去练武,听到他们的疑问忍不住也参与进来。

“恩,确实也该让盟主去看一看,现在不比以前兵荒马乱,以玄英的说法,这可是比以前严重多了。”

“对啊,以前盟主打呼噜也就是帐篷塌,现在连马棚都能塌了!?”

影说着,随手递给穆玄英一袋零食,穆玄英打开就眼睛一亮,别人不说他也知道,这袋子零食一定是莫雨买的。

“帐篷塌?我怎么不知道?”

翟季真有些惊奇,他也没少和盟主出兵,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哎,老翟你那次好像不在,那次塌的是盟主自己的大帐,一开始我们以为是刺客,盟主跟我们说是绳子松了。当时我们都以为是没扎牢,现在看来还真有可能是他的呼噜震松了打的桩子,怪不得盟主都不让我们再提这事呢。”

“这样听来,确实很严重了。”

“但盟主也不是你让他去看他就会去的啊。”

“…………”

三人都陷入沉思。

 

晚上穆玄英依旧睁着眼睛,看着窗外夜色,听着隔壁的呼噜声,他试过把头包起来根本没用,右边的屋子安静的很,隔了两堵石墙,不知道在那屋里的人睡没睡着,穆玄英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黑暗中似乎一个石子破风而来,穆玄英警惕的起身抬手接住,就看到上面是莫雨的笔迹。

山脚下,老地方。

穆玄英看了看四周,连个守卫都没有,虽然有些奇怪,不过听着震耳欲聋的呼噜声,穆玄英还是飞身从窗户离开。

山脚下的小木屋旁,莫雨备了一壶好酒,几碟小菜。

穆玄英看到莫雨长出一口气,坐到莫雨旁边的座位上,看着莫雨给他倒了一杯酒,听着夜晚的阵阵虫鸣,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毛毛,武王城出什么事了?”

“恩?没什么大事啊?怎么了?”

莫雨听到穆玄英这么说,沉默了一下。

“你屋子周围空无一人,还有巨响从你旁边的屋子里传出,我以为谢渊想了什么计谋,抑或有什么机关,就未现身。”

穆玄英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

“哈哈哈,那是谢叔叔睡觉的时候的呼噜声……”

穆玄英一番解释,莫雨也颇为无奈。

“你右侧房间并没有人。我去浩气盟内走了一圈,觉得武王城那边如此松懈少人才警惕的。”

“没人?”

穆玄英倒有点诧异,在右侧住的那位兄弟每天早上还会和他打招呼啊!难道……有鬼?

等等,难道,自己是在做梦?!是自己太想莫雨了?

穆玄英想着就觉得夜风有点冷,打了个冷颤。

“冷了?来,喝一杯。”

两个人坐下喝了两杯,穆玄英就觉得在这安静的夜晚,困意袭来。

莫雨把他抱到屋里的时候他也没醒,看得出是太困了。

难得睡了个安稳觉,穆玄英翻了个身,但是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禁锢着,猛地睁开眼就看到莫雨有些无奈的看着他,回想了一下昨天的竟然不是梦,多日不见,估计雨哥是想和自己亲近一番,但是最近实在太困了。

莫雨倒没有抱怨这种事的意思,只是觉得谢渊这样自己和穆玄英见不见得到还不是问题,傻毛毛不知道熬不熬得住。

“雨哥,我该回去了,一会儿就该晨练了。”

莫雨点了点头,帮穆玄英梳了梳睡了一夜乱糟糟的头发,才把人送出去。

看着穆玄英还是有点迷糊的样子,皱了皱眉,看样子眼下首要是要让谢渊不打呼噜了,至于他在不在武王城,从来都不是问题,就算谢渊硬要和玄英住在一屋,莫雨都有办法解决。

做了决定莫雨就转身回去了。

 

“治呼噜?少谷主,你打呼噜被嫌弃了?”

莫雨回到恶人谷的营地就叫来了肖药儿,问他有没有治睡觉呼噜的良方。

肖药儿眯着眼,一脸高深莫测,恶人谷这几人除了陶寒亭,其余脑子里都不是什么正常内容。

“不是我,是谢渊。”

听到是谢渊,肖药儿不由得笑了起来。

“那简单,这包药粉下去,不要说睡觉打呼噜,连喘气都能停了。”

莫雨摆了摆手,让肖药儿出去了。

又叫来了米丽古丽。

“打呼噜啊,这我可不知道怎么治,你应该不打呼噜啊,难道你家毛毛?”

看着米丽古丽惊讶的样子,莫雨知道她的思路不知道又飞多高了。

把米丽古丽赶出去,又把烟叫来了。

“治打呼噜?我怎么没发现少谷主你打呼噜啊?难道你家毛毛说的?”

莫雨不耐烦的一抬手,烟就如离弦的箭一样跑了,留了一句。

“知道怎么回事,我去想办法!”

不久,就传出恶人谷少谷主不惜千金要为岳父求治疗呼噜的良方。

谢渊听到嗤之以鼻,就知道这个小疯子没长性,这才多久不见玄英,竟然连岳父也有了,不知道哪家姑娘眼神这么不济。

看穆玄英没什么反应,说话做事依旧井井有条,谢渊反倒有点担心,难道自己这阵子看的紧,玄英真和那小疯子断了?听到他有了岳父也不急不燥。

(穆玄英:♪(^∇^*)今天又睡了个好觉)

 

穆玄英最近惬意的很。

因为莫雨给他带来了一个叫耳塞的东西,说是他们那几个万花谷的小家伙发明的,带上就听不到外面的声音,怕耳塞挡不严实,莫雨还帮他挡着耳朵,穆玄英差不多每天都是在莫雨的怀里入睡。

知道晚上除了谢渊住在隔壁,穆玄英身边没人,莫雨更是自在了,夜夜都去伴穆玄英入眠。

雨哥那个会打呼噜的岳父?那自然是指谢叔叔了。

穆玄英和武王城驻守的兄弟们聊天才知道,因为谢渊的呼噜声太大了,这段时间晚上他们都是去伴江村的营地休息了,只留了几个轮流守夜的,怕告诉穆玄英被他批评,才没说。

“你们,直说就好,盟主的呼噜声……我也……”

刚想说自己深受其害的穆玄英抬头就看到谢渊来了,及时停下了要说的话。

不过看谢渊不怎么好的脸色,不知道又出了什么事情。

谢渊坐下喝了口茶,似乎是缓了缓怒气。

“玄英啊。”

“啊?谢叔叔,什么事情?”

穆玄英一早就去练武,然后就处理武王城的杂事,谢渊本来是回浩气盟的,不知道为什么回来了。

“我睡觉打呼噜是谁说的!”

穆玄英愣了愣。

“谁是那小疯子的岳父!”

 

谢渊一早回盟里处理事务,就听到几个村民和盟里的兵在说恶人谷少谷主在求治疗打呼噜的良方,是为了不让人省心的岳父。

“咱盟主真是的,打呼噜还不好意思去看病,让那小疯子操心。”

“可不是,不过我看这莫雨对咱穆少侠是真上心,就一个打呼噜也四处去找方子。”

“前两天大清早我还看到那小疯子从武王城出来呢!”

“谢盟主估计也是默许了吧,天天住在这,也没管那小疯子啊。”

 

谢渊气的狠狠砸了下桌子。

这个小疯子胆子太大了!明知道在自己眼皮下,还敢来公然挑衅!

(穆玄英:谢叔叔你睡得死,他来你都不知道)

“谢叔叔,要不,你先找孙爷爷来看看你打呼噜?”

“看什么看,就是个打呼噜。”

“但是,雨哥还在寻方子。”

穆玄英这么一说,谢渊突然想到,自己把打呼噜治好了,莫雨他千辛万苦找的治打呼噜的方子就都没用了,也省的他在玄英面前邀功。

“治,这就治,来人,去帮我把孙大夫请来。”

穆玄英在谢渊看不到的地方开心的握了握拳。

 

入夜,穆玄英到他和莫雨常见面的小屋,莫雨是跑来邀功的。

穆玄英也开心,凑过去就在莫雨脸上亲了一下。

“雨哥你这激将法真不错,谢叔叔去派人请孙爷爷了。”

“那是自然。”

莫雨一把抱起穆玄英。

“奖励,就只有这点?可不够啊。”

然后,抱着人进屋讨更多奖赏去了。


评论(4)
热度(57)
  1. 百日莫毛Winsno文斯诺 转载了此文字
    😝😝归根究底,毛毛睡不着觉最应该的是把武王城的城墙加高,看看恶人谷那谁高来高去,有谢苏苏做坐镇也...
© Winsno文斯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