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莫毛DAY65】知命知心

设定:真·老夫老妻生活,隐居山林,知命之年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

能相伴一生实属不易,故而珍之重之。

 

穆玄英知命之年,天下纷争已了,百姓安居乐业,穆玄英和莫雨游历一番山水,最后决定接受童年好友陈月的邀请,在一处风景秀丽的小山村定居。

穆玄英早上一起来就屋里屋外的忙活,两个人刚搬到这处,有些东西还没收拾好。

莫雨端着早饭进屋就看到穆玄英身边放着一个木箱津津有味的看着什么。

木箱莫雨挺熟悉,当年自己得到了一块不错的木料,像送给毛毛,思前想后,最后命人做了个箱子,里面装了些零食送给了穆玄英。 

穆玄英一眼就看中这个盒子,就留作装一些有意义的小东西了。

以前穆玄英一直当宝一样,谁都不让碰,尤其不让莫雨碰,说是以后再给他看,莫雨也就不多问了。现在看穆玄英看的这么开心,好奇心忍不住也被勾了出来,悄悄凑过去,只见穆玄英拿着一个小册子边看边笑,莫雨从后面看到似乎是些图画。

穆玄英收拾屋子就收拾出来以前莫雨送他的盒子,因为盒子质地不错,穆玄英爱不释手,就把自己珍爱的东西都收进了盒子里,想着以后和莫雨老了就能一起看这些东西回忆过去了。盒子里有一本当初浩气盟的小兄弟记录日常的,画的几乎都是浩气盟的日常,还包括了一些莫雨跑来看他把盟内搅得鸡飞狗跳的事迹,天下太平之后,辗转多人才送到穆玄英这。

莫雨靠近穆玄英就闻到早饭的香气了,回过头果然看到莫雨有些好奇的望着。

“雨哥,饭好了?”

莫雨点了点头,比起眼前好奇的事情还是吃饭更重要,先拉着穆玄英坐在了饭桌前。

“毛毛,收拾好了吗?”

穆玄英喝着莫雨做的粥,点了点头。

“恩,差不多了,等吃完给你看点东西。”

莫雨知道穆玄英打算吃饭给他看那个箱子,笑着点了点头。

穆玄英二十多岁的时候,万花谷的药王孙思邈说穆玄英活不了多久了,莫雨豁出性命为穆玄英寻续命的草药,终于治好了穆玄英身上传说中的绝症,时至今日早已与常人无异。

吃过饭,穆玄英就献宝一样将箱子放到桌子上,打开箱子,莫雨挨着穆玄英坐下。

穆玄英先拿出来的东西在莫雨意料之中,布娃娃,莫雨很久没看到穆玄英拿这个布娃娃了,想到毛毛长大再拿着这个布娃娃也是挺不好意思的,估计他收起来了,现在看起来早就收在这个箱子里了。

然后穆玄英拿出几片羽毛,莫雨看着这羽毛愣了好久,这是灰灰的羽毛,鸟的寿命和人比很短,莫雨也就当它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在它去世之后也没留什么念想,现在看到毛毛手里的羽毛,倒也想起那叽叽喳喳吵闹的鹦鹉了。

“这可不是我揪下来的,有次你让灰灰送信,它刚好换毛的时候,它在我那呆了好久,落下不少羽毛,我觉得还挺好看就留下了 。”

莫雨确实记得,他没注意到灰灰换毛,让它去给毛毛送信,结果一个月也没见回音,莫雨以为灰灰路上遇到事了,于是趁着攻防的时候半夜去爬穆玄英的窗户,发现穆玄英没在房间,灰灰在穆玄英这呆着舒服得很,站在穆玄英专门给它打的架子上嗑着瓜子,看到莫雨扑了扑翅膀。

似乎是察觉了莫雨不满的低气压,灰灰伸长脖子叫起来。

“少谷主,少谷主。爱毛毛,爱毛毛。”

莫雨盯着灰灰还没来得及反应,屋子的门就打开了。

“灰灰,嘘!雨哥?你怎么来了?”

刚习武回来的毛毛一身汗,刘海都被汗打湿成了一缕缕的,走到门口就听到灰灰在那说话,本来以为它是在自言自语,一开门看到莫雨倒是有些惊喜。

莫雨想极了穆玄英,直接过去把人拥在怀里。

“雨哥,我一身汗,先让我洗个澡去。”

莫雨在穆玄英嘴角亲了一下。

“恩,洗澡去。”

穆玄英也没反应过来,就去拿衣服,然后就被莫雨拐着洗了鸳鸯浴。

幸亏那日没有别人去找他,不然估计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然后穆玄英和莫雨解释是他发现灰灰好像到了换毛期,怕它回去的路上体力不支再出点意外,就自作主张的把它留下了。

然后又免不了被莫雨缠住要了不少补偿。

莫雨想到当时吃的满足的心情,就扬起嘴角看着穆玄英。

这么多年,穆玄英早就知道莫雨的思维,脸有点红,用手肘推了下莫雨,继续看下一样东西。

一个小香包,里面有一片干了的叶子,叶子有一大片黑色,但莫雨还能闻到非常淡的血的味道。

莫雨倒是对这个东西没什么印象。

“这是?”

“这是你那时候采的草药,这片叶子孙爷爷说被你的血浸透了,我就请他把这片草药留给我了”

穆玄英的三阳绝脉本来是绝症,后来孙思邈不知道找到了什么书,说是需要几味极其稀有的草药,要么是在悬崖峭壁,要么就是有神兽守护,莫雨拼尽全力取得了草药,终于换来这与穆玄英长相厮守的机会,想到这些莫雨叹了口气。

“这种东西,留它做什么。”

穆玄英转过脸,正视着莫雨。

“它对于我的意义很大,是你拼了命换回来的。”

莫雨对穆玄英这一脸认真的样子完全没有办法,抬手摸了摸穆玄英的脸,最后停留在他的眼角。

“恩,你觉得有意义就是最有意义的。还有什么?”

穆玄英小心的把那片草药收好,然后又拿出一摞信。朝莫雨挑了挑眉。

“要不要读一读?”

莫雨也不记得自己当年都给穆玄英写了些什么了,但是直觉不读比较好。

“等下再看这个,还有什么?这是什么?”

莫雨拿起刚才穆玄英开心的看着的小册子。

上面是一幅幅画,只翻了几篇就认出了这上面画的都是浩气盟。

“这个是盟里的一个小兄弟送给我的,那时候他特别喜欢画画,在盟里四处给人画画,这本是他记录盟里日常的小本,后来他受了重伤,回家养伤去了,说是里面有咱们相关的,后来他就托人送给我了,不过拿到后我还没怎么看过。”

说罢穆玄英和莫雨一起翻看起了这个小本。

“看这篇,我记得那天你让灰灰给我送信,我忘记开着窗户了,它就飞到演武场找我,还拉在了谢叔叔头上,谢叔叔就总惦记着把灰灰烤了。”

“我说我怎么有段时间总听到传闻说谢渊爱上吃烤家雀了。”

“这个,看,这里还有你呢。”

“啊。这是……是我给你吹笛子那次?”

“对,明明雨哥你笛子吹得那么好听,谢叔叔非说你吹得和王叔叔一样难听。”

莫雨笑着亲了亲穆玄英有些斑白的鬓角。

“也就傻毛毛你觉得我吹得好听,米丽古丽他们都说我那时候笛子吹得,深得王遗风真传。”

穆玄英伸手从箱子里拿出了一支短的竹笛。

“然后你就把这笛子送我了。”

莫雨坦然的点了点头,穆玄英翻了个白眼,把画册又翻了一页。

莫雨脸色一沉。

“我怎么没见过这时候?”

画面上是穆玄英浴血奋战的时刻。肩上还插着一支箭。

穆玄英之前也没仔细翻过这本,看到这页一顿,这是他有次和盟里的兄弟去运送物资,那位小兄弟也在队里,他们遇到大批山匪,他带着大家奋力抵抗,支撑到支援来了,因为受了伤,穆玄英不想莫雨担心就没告诉过他,没想到这么多年在一个没想到的时候被揪出来。

“就是一个轻伤,就没告诉你。”

莫雨皱了皱眉。

“我记得有段时间,你不让我脱你上衣,但是后来你身上也没什么变化……伤疤呢?”

穆玄英转过头躲了躲莫雨质问的眼神。

“恩,我找大夫帮我去掉了,真是轻伤,就是皮肉伤,都多久之前的事情了,你就别这个表情了。”

莫雨也知道二三十年前的事情,现在纠结也没什么用,但就是心里不舒服。

穆玄英连忙拽着他继续看画册,分散他的注意力。

翻到一页的时候,穆玄英飞快的想把那页翻过去,但是被莫雨眼疾手快的按住了手。

“恩?你们盟里这个小兄弟,倒是看到什么都敢画。”

那一页是浩气盟的马棚,除了正在吃草的照夜白,不被人注意的角落还有两个人,而且是两个人紧贴着站在墙角……

穆玄英当天晚上就接受到那个小兄弟的道歉,说晌午去喂马的时候不小心看到莫雨和穆玄英一起在马棚,穆玄英羞得根本难以开口问他都看到了什么,不过他们最多也就是在马棚亲吻了片刻,应该不会正好被这小兄弟看到,现在看起来,还真就是正好被看到了。

莫雨看穆玄英羞得耳朵都红了,凑到他耳边。

“虽然被偷看了,不过,有人帮忙记录这些事情,还是挺有趣的。”

穆玄英怕再继续看还有什么更丢人的画面,把画册合上了。

“不准看了!”

“毛毛,是你说的以后一起看,好不容易一起看了怎么能不看完呢?”

穆玄英看了看莫雨,也知道他是故意刁难,朝着莫雨嘴巴亲了一口,就听到门口稚嫩的童音。

“莫爷爷,穆爷爷,你们在吗?奶奶让我来找你们去吃午饭啦!”

小孩子很有礼貌,只是在门口叫,没有直接进屋,否则他就会看到他穆爷爷被莫爷爷咬嘴唇了。

穆玄英被小孩子叫的时候楞了一下神,就被莫雨狠狠吻住。

“爷爷们不在吗?我还是在这等等吧,不然空手回去奶奶该不高兴了。”

穆玄英被莫雨放开的时候嘴唇微微有点肿,莫雨咬着他的耳朵说,

“剩下的晚上回来补上。”

穆玄英听到这句话就决定,等下一定要让小月留他们在那过夜。

莫雨打开门,就看见坐在门口玩着自己小手的小娃娃。

“莫爷爷!”

小娃娃一下子就抱住莫雨的腿,四五岁的小孩子很轻,莫雨一弯腰把小娃娃抱起来。

“小末自己来的?”

“恩,奶奶怕你们忘记了,就让我来带你们去。”

小末说完眨着大大圆圆的眼睛看着莫雨,莫雨知道小末想让他教他功夫,把孩子放到地上。

“马步扎的怎么样了。”

“奶奶说我扎的很好,比爹爹还好呢。”

说着,扎了起来。

“恩,不错,继续练。”

“啊,还练这个呀。”

小末不满的嘟起了嘴。

“要想当厉害的大侠,要练好基本功才行。”

穆玄英也笑着从屋里出来了。

本来穆玄英就很喜欢小孩,可惜他和莫雨不能有孩子,莫雨也不赞成领个不相熟的孩子,陈月有了孩子就让孩子们认了两人做干爹,陈月两儿两女,最大的两个都成了家,各生了一个儿女,两个人也从干爹晋级为干爷爷。

大概是被穆玄英影响,莫雨现在也能哄一哄小孩了。

两人牵着手,跟着在前面小跑的小末,往陈月家走去。

 

陈月拄着拐杖望着门外,前两天她外出采药闪了腰,子女们暂时就让她不要出门了。

“楹儿,快去看看你莫爷爷和穆爷爷怎么还没来啊。”

“奶奶,你刚才让弟弟去看啦,他还没回来呢啊!”

一个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丫头不满的嘟着嘴,不知道是想抱怨弟弟还不回来,还是不高兴奶奶让弟弟出去跑腿还能出去玩。

“妈,你快回去吧,别在让风吹了,干爹他们一会儿就来了。”

陈月的小女儿到院子里晾草药,就看到母亲站在那望着。

“要不,你让大哥带你一起去接他们。”

陈月摆了摆手。

“行了,行了,我进屋等着行吧,你们别当我不能离人的老太太行不行。”

小女儿笑笑看着母亲进了屋。

陈月真是对这两个幼时好友操碎了心,一直担心他们两人过不好,终于成功的劝两人和自己的家人一起住在这个小山村,本来是想直接做邻居的,结果那两人选了个离树林最近的房子,结果一家村东一个村北,还好村子不大,不远,每隔两天陈月就会叫两个人来自己家一起吃饭。

陈月在屋里也待不住,到药柜去检查药材去了。

“干爹,你们来啦”

“穆爷爷!莫爷爷!”

听到院子里的说话声,陈月连忙出门迎两人。

“哎呀,小月,你快回屋里去。”

穆玄英看到陈月扶着腰连忙催促她回到屋里去。

“行啦行啦,你们怎么都那我当老太太了。”

“还不老啊!五十而知天命了,你这都要奔六了啊。”

陈月翻了个白眼。

“莫雨,快管管毛毛,人家天命之年都更沉稳,他这是越来越回去了。”

“他这样挺好的,要是回去更好。”

陈月脑子一转就知道莫雨什么意思了。

“你们俩可得省着点哦,据说过了天命之年有些方面会越来越退步,你们俩加在一起一百多岁了,多注意多注意。”

莫雨没给她反应。

这边说着,那边陈月的小女儿张罗起吃饭了。

 

一大家十多口人在一个桌上吃饭,热闹无比,莫雨用左手拿筷子安静的吃着饭,桌下,他的右手和毛毛的左手十指紧扣,两人总会不经意间相视一笑。

这样的幸福生活,想必还会过很久。


评论(6)
热度(44)
  1. 百日莫毛Winsno文斯诺 转载了此文字
    一起珍藏那些回忆,携手度过美好的人生,这样的幸福生活,还要过很久很久~
© Winsno文斯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