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留文字,主剑三莫毛,不拆不逆……其余cp微杂…偶尔可能发cos。不老歌已废,文斯诺或瑷珈飞雪随便叫。欢迎留言聊天

【莫毛】情歌不要随便唱(笑笑生贺)

 @笑菌 

穆玄英走在扬州城外的小路上,跟着大部队刚巡视了金水的据点,看着天色尚早,他就决定自己一个人去扬州买些特产小食再回南屏,没准还能碰上莫雨哥哥。

天气晴好微风醉人,不知道莫雨在做什么?穆玄英忽然想起在浩气帮忙的时候,几个盟里的女孩子哼的小曲儿了,一时好奇穆玄英也学了几句,不过是方言,她们只说是抒发思念之情的时候唱的,穆玄英也没多想。

穆玄英看了看四下无人,就算自己唱的不好听也不会丢人,便轻声哼了起来。

莫雨跟了穆玄英一天了,从昨日他和浩气盟的人一起出来就一直暗中跟着,看着穆玄英和他们分开自己一个人往扬州去,估计一定是馋嘴,想扬州的小吃了。

莫雨正想着是装作偶遇比较好,还是就这么现身比较好的时候,穆玄英轻声哼起了歌,这歌莫雨倒是听过,谷里面米丽古丽手下的小姑娘总唱,米丽古丽说这是小女孩唱给情郎情歌,莫雨当时觉得没什么意义,想了就去见,喜欢就去说岂不是更直接了当,但此时听着穆玄英轻声唱着情歌,感觉心里暖暖的,还有些痒,想想要是教别人听去心里又爱又恨。

穆玄英哼唱完突然发现身后有人,第一反映是没有杀气,紧接着穆玄英就觉得丢人,怕是刚刚自己唱的都让这人听到了。

穆玄英低着头看着脚下,心里想着那人可快点走过去!

结果那人的脚步倒是快了不少,只是几步就没了声音,穆玄英心中大惊,那人竟然是个高手,自己刚才实在警惕性太低了,高手想隐藏杀气太简单了,穆玄英思索片刻,大轻功一跃而起迅速向扬州主城奔去,身边一道劲风略过,穆玄英就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在一处屋内,空气中弥漫着饭菜的香气,穆玄英几乎是从床上一跃而起,警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就是一间普通的民房,倒是桌上还有些热气的饭菜让他怎么也移不开视线。

穆玄英思考了一下,反倒笑了,会用这种方式带自己到此处还准备好饭菜的想必只有莫雨哥哥了,只是将自己带来却不见踪影,穆玄英倒也习惯了,估计是把自己带来后又去忙了,也不知道今天回不回来,本打晚些就回浩气盟的,现在看起来还是等莫雨回来再说吧。

说起来两人已经数月不见了,这几月每每到大攻防的时候谢渊就命穆玄英去巡查各地的小据点,想来也是不想二人相见。

穆玄英一边吃着莫雨准备的饭菜,一边思考等下去干嘛,这里他似乎从没来过,穆玄英决定吃晚饭就去附近看看。

吃饱喝足之后穆玄英就出门了。

此处山清水秀,竟然没有其它人家,真是隐居的好地方,在附近逛了一阵,吃饱了就觉得困了,穆玄英决定还是回屋子里小睡一下,不然莫雨回来看不到他,估计会疯一阵。

莫雨回到小屋就看到穆玄英抱着被就快滚下床了,伸手就把人抱住,带回床上。

穆玄英被莫雨身上的冷气唤醒,看着莫雨发烧还滴着水。

“雨哥,外面下雨了?”

莫雨躺在床上把穆玄英抱满怀,似乎满足的长出一口气。

本来在听到穆玄英唱歌的时候就想把人带这里,狠狠的欺负一番,看他还敢不敢乱唱情歌了,但是解决了几个苍蝇后,回到家,感觉着穆玄英对自己关心,他忽然觉得就这样无人打扰,安静的抱着他,就很惬意了。

“有点脏,我刚在山脚的瀑布冲洗了一下。”

穆玄英才感觉到空气中还有一丝血腥味,估计莫雨又杀人了。

他张了张嘴,但是什么也没有说,直到感觉莫雨的手不安分的探入他的衣服里,莫雨全身都是冷的,手也不例外。

穆玄英被冰的抖了一下,莫雨的手顿住反倒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下去了。

“雨哥,你这样是会感冒的。”

穆玄英起身拿了块布巾,按在莫雨头上帮他擦头发,心里有点生气莫雨带他来这自己倒出去忙了,手上的劲不禁大了些。

莫雨由着他把头发擦的半干,伸手搂住穆玄英的腰,抬头看着他。

“毛毛,等以后我们一起住在这里怎么样,你喜欢什么我们就养什么。”

穆玄英愣了一下,他第一次从莫雨口中听到对于以后的想法,他曾觉得莫雨一定是活在当下,不屑去看过去和以后的,原来他不是不去看,只是不想看,在附近逛过一圈的穆玄英对这里很满意,不知道莫雨寻这处寻了多久,还有这房子是不是他盖得。

莫雨看着穆玄英十分满意的样子搂着腰直接把人带回了床上,两人仿佛回到了刚刚确定关系的时候,吻的青涩却难解难分,直到穆玄英喘不过气的推开莫雨,莫雨才继续吻到下一个地方,脸颊,脖子,胸前,手臂,双腿,还有脚,每一个吻都诉说着许久不见的思念。

——————

嘿嘿嘿~~~

————————

第二天早上穆玄英起来觉得一身轻松,莫雨端着早饭进屋,看着穆玄英一脸满足,就算自己还不满足只能暂且压下了,要为来日方长做打算。

“毛毛,吃完饭,就回去吧,不然谢渊又要找你麻烦了。”

“雨哥,谢叔叔不会找我麻烦的,不过我是应该回去了。”

穆玄英一边喝着粥,一边看着一旁莫雨给他买好让他带回去的小吃。

“还有,那首歌……”

“恩?啊!”

穆玄英才想起自己被莫雨带走之前哼的小曲儿。

“我唱的不好听是吗?”

莫雨笑着揉了揉他的头。

“好听,这歌以后只准给我一个人唱,知道吗?”

穆玄英也没想那么多,只点头应了。

待他后来得知那歌是思春少女唱给情哥哥,这么个思念之情后,他就再没唱过了。

评论(5)
热度(43)
© Winsno文斯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