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留文字,主剑三莫毛,不拆不逆……其余cp微杂…偶尔可能发cos。不老歌已废,文斯诺或瑷珈飞雪随便叫。欢迎留言聊天

【莫毛】彼时02

转眼莫雨15了,因为没有钱,还要养一个小毛毛,他就没去上学,院子里的婆婆婶婶们看他们俩可怜就把自己家孩子的不用的教材给了他们,让他们自学,院子里还有几个差不多大的孩子,可惜莫雨和他们玩不来,他们又嫌毛毛太小不愿意理他。

两个人有时候会去摆点小摊子,大部分时间都是莫雨出去找活干,赚钱,而毛毛就在家里看书,只有同住一院和他们关系还算不错的小姑娘陈月,休息的时候会来帮毛毛学习。

五年左右的时间,毛毛长得越发的清秀,莫雨总觉得自己能在他身上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香甜的味道。

毛毛看着手里的书有些疑惑。

“莫雨哥哥,这个书上说的AO,还有发情期和标记都是什么意思?”

算着他们这个月开销的莫雨愣了一下,想起孙婆婆给的课本里有一本A/O生理知识的书,莫雨已经看过了,他在外面摸爬滚打这么久,该知道的还是知道一些的,其余的那本书上也基本都讲全了。

莫雨坐到毛毛身边,给他讲解起来,十岁的毛毛也不小了,听着莫雨的讲解特别是关于标记,还会生宝宝的事情,渐渐红了脸。

莫雨觉得自己似乎又闻到了那股香甜的味道,勾着他想狠狠咬身边的毛毛一口。

“莫雨哥哥你说你是alpha,那我呢?”

毛毛转头看莫雨,看着莫雨盯着自己有点发毛。

“毛毛啊,应该是个omega吧,不过也有可能是beta。”

毛毛点了点头,转过头继续看书,莫雨看着那在自己眼前晃的白白嫩嫩的脖子,一点点靠近。

“我要是个omega的话就太糟了,书上说omega最适合的就是在家生孩子,做家庭主妇,可是我什么都不会,莫雨哥哥?啊!。”

毛毛还在自说自话就觉得莫雨靠近了,然后脖子上有点痒,毛毛没敢动,莫雨轻轻的亲吻着毛毛的脖子一直到后颈,莫雨在毛毛的后颈某处闻到了份外香甜的味道,脑海中似乎有个声音说“这是我的”,然后莫雨就狠狠的咬住了那处,毛毛觉得自己的后颈被莫雨咬住了,很痛,被牙齿咬破皮的疼,还有似乎有什么要融到自己身体里的不适合不安,纵然他很久没哭鼻子了,但眼泪还是不听话的流了下来。

莫雨狠狠的咬破的那白嫩的皮肤,尝到了有些甜美的液体,他突然意识到那是毛毛的血,猛地松开嘴,转过毛毛,看着他流着眼泪,咬着嘴唇憋着哭声,突然觉得很心疼,小心翼翼的捧着毛毛的脸给他擦掉眼泪。

“毛毛,疼吗?对不起。放心,你要是个Omega,我一定不会让你就在家里做家庭主妇,只负责生儿育女,我会尽全力让你过自由的生活。”

毛毛点点头,想抬手摸摸后颈看看是不是出血了,莫雨拦住他的手。

“有点破皮,我给你上药,你别动。”

毛毛只好放下手,莫雨拿了碘酒坐回毛毛身边,看着那白皙的后颈留下了自己清晰的齿痕,空气中那诱人的甜味似乎消散了一下,莫雨突然有种很满足的感觉。

“莫雨哥哥?”

毛毛已经做好了碘酒碰到伤口那种刺激的疼痛感的准备了,身后的莫雨却迟迟没有动作。

莫雨回了神。

“用碘酒太刺激了,会很痛,我换个消毒方式。”

不等毛毛问,莫雨就凑到伤口处,温柔的舔舐。

莫雨看不到,毛毛的脸完全红透了。

虽然这次是好了,但是莫雨发现自己越来越忍不住,每次毛毛后颈的伤口好的差不多了,莫雨看着那浅粉的牙印痕迹总忍不住再去狠狠的补上一口,结果整整两周毛毛的后颈就没好过,莫雨觉得毛毛身上的香甜味道与他就是魔障,他想戒都戒不掉。

他偶尔会觉得毛毛身上的味道似乎不太一样了,但并不明显,让他又觉得只是错觉。

莫雨知道结合后的AO双方的气味会发生改变,但是,毛毛还是个孩子,十岁,也就是性别刚开始分化,莫雨所掌握的知识实在不足以解释这个问题,但是看毛毛的身体没什么问题,他也就暂时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了。

 

之后更困难的问题在困扰着他们。

 

莫雨他们住的这个旧楼眼看要扒了,莫雨和毛毛没有什么积蓄根本租不起其它房子,直到这老楼赶人了才和毛毛收拾东西,离开了这个两个人住了五年多的家。

两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莫雨哥哥,我们今天晚上住哪啊?”

莫雨看了眼似乎有点冷的毛毛,伸手把人搂在了怀里。

“要不去桥洞下面和流浪大叔们挤一挤?”

毛毛摇了摇头。

“我上次问过一个流浪的大叔,他说桥洞下面现在都是垃圾场和公共厕所了,住不了了。”

莫雨又想了想。

“对了,我之前打工的酒吧后街我记得有几个流浪很在那睡过,我们去看看吧。”

毛毛点了点头。

“只要能和莫雨哥哥一起住就行。”

莫雨和毛毛走向酒吧后街,却遇到了一群偶尔在那边出现的混混。

小混混们抓住你了他们,为首的杀马特发型的头头抬起毛毛的下巴看了眼,吹了个口哨。

“呦,看这小孩白白嫩嫩的,保不准是个O,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莫雨抬眼瞪了那个头头一眼。

“滚!你们离他远一点!”

那头头一抬手就拎着莫雨的手把他拎了起来。

“臭小子,怎么跟大爷说话呢!哟,还是个小alpha?要不跟爷干,只要把这个小娃娃送爷就成!”

莫雨狠狠吐了口吐沫在那个杀马特头头脸上。

“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给我收拾这小子!”

莫雨被甩到地上,几乎是立刻跳了起来,随手抓起手边的铁棍就冲向抓着毛毛的两个混混,一棍一个把两个混混敲倒,狠狠的推了毛毛一把。

“莫雨哥哥!”

“跑!去找大人!”

然后他就转身,挥着铁棍冲向那群小混混。

“妈的!给我往死里打!”

毛毛听着身后的声音,不敢回头,跑出了胡同,往中心大街上跑,刚跑到路上就被一辆车刮倒了,那司机停了一下车,看到那孩子躺在地上不动了,以为自己撞死人了一踩油门就跑了,

黑暗中莫雨和那群混混们打的难解难分,毛毛看着着急,偏偏自己动弹不得了,眼看着一个混混挥着铁棍狠狠打向莫雨。

毛毛倒在路上,心里一直叫着来人,救救莫雨哥哥!然后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

这个月最后一次更新,一直到下个月中旬之前估计都没有时间码字了。

待我归来!

评论(2)
热度(24)
© Winsno文斯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