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留文字,主剑三莫毛,不拆不逆……其余cp微杂…偶尔可能发cos。不老歌已废,文斯诺或瑷珈飞雪随便叫。欢迎留言聊天

【莫毛】暗

小短篇

可以当个恐怖故事看,大概算是惊悚类,开放性结尾。 事先提醒,估计有点瘆人,不喜慎入。有点意识流,理解能力差的也慎点

----------------------------------------------------------------------------------------

01.万物相违

 

穆玄英打开门,走廊空荡荡的,只有每隔两米一盏不太亮的白炽灯摇摇晃晃。

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这,是浩气的老公寓,那场事故,这里不是已经被炸毁了吗?

没有目的的前行,站到了熟悉的门前,一摸兜,竟然有钥匙,打开门,一切一如从前。

“玄英,你怎么才回来啊,我们都等你吃饭呢。”

看到自己回来,很开心的谢叔叔。

谢叔叔准备的一桌子的菜,浩气的大家也都在桌子旁,有说有笑。

但是,不对……

什么时候谢叔叔会下厨了,还穿着围裙?

什么时候翟伯伯可以和可人姐拍拍打打了?影哥和谢叔叔称兄道弟!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动作整齐的慢慢转过头,看着穆玄英。

穆玄英觉得头皮发麻,寒气从脚底渗入。

“那……那个,我想起来雨哥叫我还有事,我先出去一下。”

“等等。”

穆玄英转身想跑,却被谢渊一把按住,力道大的穆玄英觉得肩膀快被按碎了。

“玄英啊,莫雨,已经死很久了……”

什么!!!

穆玄英觉得头“嗡”的一下。

开玩笑,怎么看来都是现在不正常吧,谢叔叔,可人姐,大家……死掉的应该是大家啊!三年前浩气总部和老公寓人为大爆炸,除了外出执勤的穆玄英,高层人员全部遇难,穆玄英的外出,还是因为莫雨出国谈生意,指明让穆玄英来做保镖,。

自己也是那个时候和莫雨确定的关系。

可是,到底现在……

“毛毛!毛毛!”

穆玄英似乎听到了有人叫他,还是叫他的小名。

“毛毛,毛毛。”

一个男声,难道,是雨哥!

“雨哥!雨哥你在哪!”

穆玄英确定这是莫雨的声音,他四下寻找,却一无所获,换来的,只是谢渊等人一脸同情的样子。

这不对,谢渊不说,月弄痕和可人姐怎么只会一脸同情呢,她们一定是会骂自己不争气,让自己打起精神来的。

一切都不对,但是,为什么呢?

“玄英,三年前你和莫雨去国外,结果飞机失事,你得救了,莫雨却抢救无效。”

司空仲平一脸严肃。

不对,浩气盟最不会严肃的就是司空叔叔,这种事情也不会由他来说吧。

穆玄英转头看像影,影却只是专心把玩着手上的杯子,嘴角挂着浅笑。

他不是影,难道,他是烟?这一切是个骗局?

“玄英,你一定是太累了,先回房间去好好休息下吧。”

翟季真推着穆玄英回卧室,关上了卧室的门。

穆玄英静下心来仔细看了自己的房间…………………………

满是灰尘,好像很久都没有人来过了。

他趴在自己的房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

外面安安静静,什么声音都没有,好像谢叔叔他们根本不在。

这个屋子除了他自己的呼吸声,安静的过分。

穆玄英鼓起勇气,打开了门。

门外,是被烧焦的房间,满是灰尘。

刚刚的一切好像都只是梦,其实,这里什么都没有了。

自从爆炸发生后,再也没有人来过这栋楼,穆玄英环视一圈,视线停留在地上的脚印。

除了自己的脚印,地上还有另一对脚印……还是裸足。

“毛毛,毛毛,快过来!”

穆玄英听着这个声音是来自走廊,有些焦急,催促着自己也着急了起来。

穆玄英连忙跑出去。

“毛毛,快来!”

声音来自走廊的尽头,虽然那是个黑漆漆的门洞。

“毛毛,过来,快!”

穆玄英来不及细想,回过头发现屋子里的一切都在改变,烧焦的部分开始复原,甚至桌子上的饭菜也渐渐恢复。

穆玄英跑向了那个门洞,在踏进去的那一刻,他听到了另一个声音。

“毛毛!”

那,才是莫雨的声音!那一直叫自己的那个声音,是谁?

 

 

02 山茶花开

 

莫雨打开别墅的大门,自己大概有三年没有回过这里了。

打算过两天接毛毛来一起住,自己先回来打扫一下。

平时有人定期来打扫,莫雨并不担心卫生问题,但是

莫雨皱了皱眉,空气中弥漫着让人不爽的味道。

打开房门,房子里果然一尘不染,可对着院子的拉门没有关上

空气中浓烈的花香,让他觉得有些受不了。

后院中间的那棵山茶花树,含苞待放。

只是,莫雨记得它本应是白色,现在,却是红色,艳丽的红。

即使很久没回来,莫雨也对这房子的构造了如指掌。

打开酒柜,竟然是空的!

莫雨心里把喜欢到处蹭酒的老师骂了好几遍。

打开冰箱,里面也是空空如也,明明告诉过来打扫的人,冰箱里面一定要有食物,每三天换一次。

莫雨深吸一口气,浓烈的花香呛得他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花香中,似乎夹杂着其它的味道。

莫雨仔细分辨着,味道似乎来源于客房。

莫雨推开客房的门,床上有一片血迹,白色的床单被罩,暗红的血迹,显然有些时日了。

莫雨看了看屋里的其它东西,没有被动过的痕迹,那这些血,是从哪里来的?

自己习惯用黑色的床上用具,客房也全是黑色的,这白色的床单被罩又是哪里来的。

天色不知道什么时候暗了下来,屋里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

昏黄的床头灯,照着床单上的血迹,一种静谧而恐怖的感觉。

莫雨看着这个画面,看到窗外的山茶树,树影从窗外映到床上,和血迹贴合。

莫雨转身走向后院。

那棵树,显然,问题就出在那棵树上。

树周围的土地有些松软,好像刚翻过土。

莫雨走到树下,抬头看那棵树,忽然被红色晃了眼。

红艳艳的山茶花缓缓开放,然后一朵接着一朵的落下,犹如大片雪花飘落。

这雪也是血,落到莫雨的脸上,衣服上,鲜血滴落,滑过皮肤,渗进衣服里。

院子里的灯突然亮起来,草坪的自动喷水装置也开了,莫雨想去关掉,走了两步突然发现不对劲。

每一步都好像陷入泥泞。

脚下的土地已经被鲜血浸透,变成了沼泽。

莫雨伸手去把树干,却抓到一块布料。

那是自己师傅喜欢穿的白色长褂。

此刻,它也是被鲜血浸透的。

对了,好像,老师已经死了。

莫雨快速看了一下周围,除了这棵树,周围没有可以支撑的东西。

抓住树干,莫雨突然感觉到有人在向下拽自己的腿。

“莫雨……哥哥……”

声音似乎就来自地下。

莫雨深吸一口气,松开了抓着树的手。

院子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只有盛开的山茶树,一朵朵往下落着鲜红的山茶花,掩盖了所有痕迹。

 

 

03  血染破晓

 

穆玄英从地上坐起来,自己刚刚那一步似乎踏空了,后背有点痛。

眼前的地方有点熟悉,是莫雨郊外别墅的地下室。

穆玄英小心的走上楼梯打开门,室内一片漆黑,他明明记得应该是白天,难道自己摔晕了?那自己晕了多久?雨哥呢?

最后那声呼唤,一定是莫雨?

按了按电灯开关,没有反应,电子保险也没有反应,这栋房子从根本上就被断电了。

只能凭着月光

空气中弥漫着奇怪的味道,而且穆玄英对这个味道并不陌生。

血腥味。

很浓的血腥味。

穆玄英对莫雨这里也很熟悉,穆玄英随手拿起莫雨摆在客厅的剑。

第一间卧室,门口一具尸体,应该是常来打扫的下人,没有明显死因。

第二间卧室,卫生间两具尸体,门后一具,都是被割喉。

穆玄英检查了整个屋子每间屋子都有尸体,死状各异,有的自己认识,有的自己从没见过,只有一间干干净净,只是床上映着院子里山茶树的倒影,看起来就好像床上有一滩血迹。

检查完屋子,穆玄英打开通往后院的门。

院子中间纯白的山茶花正在绽放。

花香掩盖了血腥味。

莫雨在哪?他不在这?这些尸体怎么回事?

还有刚才的一切。

这里,是怎么回事,是梦吗?

但是隐隐作痛的后背,又不像是梦。

太多问题困扰着穆玄英,突然传来的响声让穆玄英回过神。

屏住呼吸,穆玄英悄悄上楼,透过窗户看到门外有一群全副武装的人,显然不是朋友。

莫雨的房子机关密布,不算电子相关的机关,还有不少古老的机关,而且都是杀伤力很强的。

穆玄英还在犹豫要不要启动,只见那群人围在房子周围,端起枪。

“不是吧!”

穆玄英连忙跑下楼跑进地下室,随手启动了机关。

接下来就是枪林弹雨,穆玄英甚至怀疑房子是不是就被这么打烂了。

但是枪声停下之后,上面又传来的声音确定是机关在动。

穆玄英从来没见过这些机关应用,都是莫雨告诉他的。

等一切都安静了之后,穆玄英打开地下室的门,空气中的血腥味夹杂着花香,令人作呕。

可是并没有尸体,也没有枪击的痕迹。

穆玄英走出大门,天边泛着红,穆玄英也不知道是黎明还是傍晚

在院子里找到了莫雨和他最后见面的时候穿的那件外套。

莫雨到底在哪里!

突然从角落冲出几个人,手持利器,穆玄英甚至来不及询问,就被攻击,只能立刻反击。

对方招招致命,穆玄英只能痛下杀手。

但是敌人源源不断,穆玄英只能选择撤退,不是回到房子,而是向着没有人的街道前进。

心底有个声音告诉他,他应该找到莫雨,而这些人,是要阻止他的。

既然这样,那更要找到莫雨。

 

莫雨睁开眼,自己躺在一间看起来很眼熟的房间里。

没记错这里是穆玄英的房间。

但是房间里一片血海。

不,不是血。

房间里铺满了山茶花,红色的山茶花。

但是莫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手里拿着短刀。

打开门,走出穆玄英的房间,天还没亮,但天边隐约是红色的。

天是红的,每个走在外面的人都是满身鲜血。

莫雨觉得不正常的应该是自己。

或者,这只是个噩梦。

但是,不论是梦还是什么,之前自己听到了毛毛的声音。

他一定在这。

而首要目标,就是找到他。

每一个人看向莫雨的样子都有些奇怪。

他们渐渐围了上来。

莫雨对于过多的人没有好感,更何况现在这个样子的人。

“都闪开。”

但是似乎没人听到他的话。

随着他们越来越近,莫雨举起了短刀。

“最后一次警告”

人群还是不断逼近,莫雨深吸一口气,冲进人群。

每一刀下去手感都那么真实。

但是这些人,

好像察觉不到疼,不害怕死亡,不断聚集。

莫雨发现只有一条路人比较少,向着那条路跑去。

脑中只有一个目标。

“找到毛毛,带他离开这奇怪的地方”

在此之前,谁敢挡路,格杀勿论。

 

 

04 黎明到来

 

陈月带人冲进实验室,看着两个封闭的实验舱,连忙跑到控制台。

两个画面里,莫雨带着笑容大开杀戒,穆玄英正提着剑研究着地图。

这是狼牙的科学家最新研制的洗脑设备。

如果从两个人失踪开始算,他们已经被困在里面三天了,从记录看来两个人不断循环最不想接受的噩梦,不断寻找的对方,但是每次都没找到对方就被杀了。

陈月不知道狼牙的人把他们关在这的目的是什么。

但是机器不能强制停下,不然他们永远无法醒过来,机器似乎引导着他们的潜意识,为他们的行动做着一步步引导。

实验室的工作人员们都被制服了,陈月飞速的操作着后台,寻找指令不可为的事件,那,应该就是两个人逃出来的出口。

陈月仔细看着之前的每次数据。

仓库,莫雨的仓库。

两个人所处的位置都是J市,而几次两个人都是在仓库附近的几条街道顺时针错过对方的路线,然后死在找对方的路上。

陈月大胆的更新了指令。

“去仓库。”

陈月也不知道这个指令会造成什么结果,只希望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穆玄英提着剑,避开的大部分人,只走小巷,但是小巷的人也一个不留,剑锋划过,鲜血溅了他一身,他也不在意,蹲下身看着喉咙被割破的小混混,自己对他有印象。

可是,他为什么要拦在自己的前路上呢?

又补了一剑,免得他还活着。

雨哥,到底要去哪里找雨哥。

穆玄英闭上眼睛想了想,仓库。

这条路走下去就是莫雨名下的仓库了,仓库里放着对于两个人很重要的东西,说不定,他会在那。

 

 

莫雨一路不断更换着武器,他边走边思考要去哪里找穆玄英。

突然发现眼前的路有些熟悉,这条路,能通向自己的仓库。

仓库,那里有重要的东西。

莫雨加快步伐,向仓库冲去。

拿到那个东西,再去找毛毛吧。

一路杀过来,新换得这把短刀也已经有了豁口,莫雨换了把新的刀,仓库的门口已经能看到了。

 

 

莫雨到仓库,只见仓库遍地都是尸体,而穆玄英就站在这堆尸体之上,手中拿着布娃娃。

整个仓库就是莫雨为了放置这个布娃娃而准备的。

穆玄英浑身是血,莫雨也一样。

莫雨走上前,看着穆玄英,笑了笑。

拿过布娃娃,两个人隔着布娃娃笑了起来。

几乎是眨眼间,两人同时动手,利刃穿过布娃娃刺入对方的胸膛。

“其实,你早就发现了吧。”

“这样,我们就不用再分开了吧。”

两个人的头抵在一起,都笑了起来。

布娃娃被两个人的鲜血染红。

太阳升起,阳光射进仓库,照耀在两个人身上。




==================================

此篇写的时候有点亢奋,修改的时候头脑也还是不清醒,看完不论懂不懂,都欢迎来谈人生。

(表示写这种东西,主要是心情突然很好,就爽一下!)


评论(2)
热度(24)
© Winsno文斯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