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雨碎悲歌(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又补了这段,大概是觉得之前的结局仓促。

如果你们觉得,这是个HE,其实也无误。

生不能同时,死却能同伴,何尝不是幸事。

------------------------------------------------------

谢渊把穆玄英骂出去的第二天有些后悔,也不好意思给穆玄英打电话,打算去找穆玄英见面好好谈谈,下班之后开到穆玄英楼下却见到了警方的隔离带。

“请问,这发生了什么事?”

谢渊忙向周围围观的群众打探。

“哎,死人了啊,俩年轻小伙子,好像还是殉情,哎呀这年头啊,什么人都有,你说这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想不开呢。”

“我听说啊流了一地的血啊,那个吓人啊!”

谢渊还在震惊中就接到了电话。

 

陈月吃过早饭总觉得心神不宁,今天难得休息,说来今天应该是穆玄英来找她治疗的日子,陈月冲了杯咖啡,打开电视窝在沙发上等着穆玄英,不知道他会不会带莫雨来。

“今日早晨在一所居民楼中发现两名男子的尸体,知情人透漏,疑似殉情自杀。”

陈月呆在那,咖啡洒了一身也没反应,直到叶凡打电话给她。

 

叶凡在到精神病院正好听到王遗风在接电话,震惊之余他最先想知道到底是莫雨杀了穆玄英还是真实殉情自杀,因为以穆玄英的个性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自杀?

但当他从陈月那得知穆玄英的状态也不怎么样他就明白了,王遗风当初的选择是错误的,最终,莫雨也将穆玄英拽入了地狱。

王遗风得知了也只是沉默了一下,离开医院去往警局。

 

谢渊到局长办公室的时候王遗风也刚到,两个人见面只是沉默的点头示意了一下,一起进了局长办公室。

李承恩看着手上的结案报告。

“经法医鉴定两人应该是殉情自杀,屋里除了莫雨服用的治疗药物还有一些抗抑郁药,这……”

“是穆玄英的药,我了解到穆玄英也患有抑郁症,但是据说是轻度,没想到……”

王遗风无视谢渊诧异的表情,安静的陈述莫雨的病症。

“……原本在穆玄英的治疗之下我们都以为莫雨已经渐渐开始痊愈,不过现在看起来是这是我们重大的疏漏,没有及时监测穆玄英的状态。”

谢渊的悔恨无法言语,谢渊知道穆玄英多半是因为自己那番话而被刺激了,也许回去后又发生了什么,使之无法承受,才走上绝路……

“恩,不过我请二位来,是……他们两人的尸体无法分开,我们倒也可以用强硬手段分离,只是可能会破坏遗体的完整,两位算是他们两人的家长,我想问问你们的意见。”

王遗风摆了摆手,表示随便,谢渊纠结了很久点了点头。

“一起葬了吧。”

 

陈月带着一束花,来到了墓碑前,站在墓前的叶凡看到她点头示意了一下,陈月放好花,盯着墓碑。

“如果我早些上报毛毛的问题……”

叶凡叹了口气,打断陈月的的话。

“也许,对于他们,这未尝不是个好结局。”

晚秋的风吹过,卷着片片枯叶,飘向远方。


评论
热度(21)
© Winsno文斯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