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留文字,主剑三莫毛,不拆不逆……其余cp微杂…偶尔可能发cos。不老歌已废,文斯诺或瑷珈飞雪随便叫。欢迎留言聊天

【剑三/莫毛】雨碎悲歌(下)

精神病人雨X心理医生毛

全篇没糖,

bad end!!!注目

看下去请做好心理准备,任何不适症状都不负责!


这里是上    

还有中

================

又过了三个月。

“莫雨哥哥,我们一起出去住好不好。”

莫雨虽然有些诧异穆玄英提出这个要求,但是他是自己找了这么久的毛毛,能有两个人安静独处的日子,也不错。

“好。”

穆玄英欢天喜地的开始准备申请。

 

“王院长,我申请做莫雨的第一监护人,带他离开精神病院。”

“穆玄英,确实莫雨在你的治疗下好转明显,已经连续两个月都维持在平稳的状态,但是如果出去,你能保证照顾好他吗。”

穆玄英点点头。

“我会的,本来他的症状现在已经好多了,我有自信能控制好他。”

王遗风打量了一下穆玄英,看着他确实自信满满,点了点头。

“那好吧,我同意了。”

“院长!”

叶凡还是觉得有待商议,但是王遗风已经批准了。

两个人一起住进的穆玄英的房子,但是并没有过上穆玄英想象中的好日子,可能个因为换了新环境,莫雨的状态开始反复,早上醒来还是二十雨中午就会变成十岁小雨晚上可能会变成另一个状态。

穆玄英不想告诉其他人,他不希望自己辛苦争取来的,和莫雨过新生活的机会被剥夺,于是更加拼命的死守莫雨。

穆玄英和莫雨约法三章,拒绝莫雨单独外出,外出一定要有他陪同。

莫雨对穆玄英的态度总有些若即若离,穆玄英开始焦躁,他比谁都希望莫雨好起来,偏偏事与愿违。

穆玄英渐渐发觉自己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好,但是不希望被人发现,如果自己的精神状态有问题就无法成为莫雨的监护人。

他只好去找陈月。

“毛毛,你也是医生,你知道我不可能给你直接开药,何况是是抗抑郁药!”

“可是小月,我觉得我现在需要,我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不希望功亏一篑。”

“可是毛毛。”

“我求你了,小月!”

看着穆玄英哀求的样子,陈月知道无法阻止穆玄英继续下去,但是她只能尽自己所能。

“……你要是想让我给你开药就先跟我聊聊,我希望知道你的精神状态。”

穆玄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陈月,但是他希望陈月不去告诉其他人,自己只是暂时服药,会尽快调节的,也定时去陈月那治疗,陈月最终还是答应了。

经诊断穆玄英神经衰弱,还有轻度抑郁症。

陈月纠结了很久,还是没有告诉其他人,但是看着穆玄英因为莫雨精神状态越来越糟,她担心穆玄英心里的压力某天会突然压垮他。

穆玄英的生日那天谢渊叫穆玄英回家吃饭,穆玄英思考再三,没有带莫雨,因为他知道谢渊一定不会赞同他们在一起,何况莫雨并没有完全稳定。

谢渊一个人把穆玄英养大也不容易,穆玄英本想尽孝道让谢渊和自己一起住,谢渊却总要穆玄英以工作为重,不用操心自己,穆玄英觉得对不起谢渊。

谢渊看着穆玄英微微的黑眼圈,猜想他一定是工作太累,也不知道穆玄英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多做了两道菜。饭桌上谢渊突然递给穆玄英几张照片。

“玄英啊,你也不小了,我也不太想管你的私人的事情,不过你看看,要是有兴趣就见见吧。”

穆玄英拿起照片,看到是几个女孩子的照片,一皱眉。

倒还是安静的吃完饭,吃过饭谢渊又问了一次他的意见,穆玄英犹豫了下还是开了口。

“谢叔叔,我……不能去见。”

“怎么?都不中意?”

“不是……”

谢渊有些好奇的看向穆玄英。

“你是有意中人了?”

穆玄英咬了咬嘴唇点点头,谢渊看着穆玄英紧张的表情,猜想着,难道玄英背着自己连婚都结了?!

“谢叔叔,我和莫雨哥哥在一起了”

“莫雨?!”

谢渊好像没听清穆玄英说什么,莫雨不就是穆玄英小时候就吵着要找的那个人?

“谢叔叔,我这次去那边治疗的那个病人就是莫雨哥哥,我现在是他的第一监护人。”

谢渊拍桌而起。

“你是要告诉我你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了,而且……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你的病人!还是个精神病人!”

“莫雨哥哥是人格分裂,但是在我的治疗下已经好转了,我和莫雨哥哥是真心在一起的,谢叔叔!”

“你闭嘴!你……你怎么会做出这种……这种”

穆玄英猜到谢渊会发火,但是他没想到谢渊会这么生气。

“谢叔叔!”

“你滚,别再叫我。”

谢渊所说的每个字都像钢针准确无误的钉在穆玄英的心上,穆玄英看着谢渊,鞠了个躬转身离开。

深秋还下起了淅沥沥的雨,雨虽然凉,但是都没有穆玄英的心里冷。

回到家屋里的灯没有开,穆玄英打开灯发现莫雨在沙发上睡着了。

茶几上摆着一个蛋糕,和饭菜。

蛋糕,莫雨从哪买来的蛋糕,自己不是不允许他外出吗!饭菜又是从哪来的!

穆玄英摇醒莫雨,莫雨睁开眼睛就看见穆玄英一脸怒容。

“我不是不让你出去吗,蛋糕哪里来的,饭菜哪里来的!”

面对穆玄英的质问,莫雨一直的怒气也被点燃。

“蛋糕是我打电话订的,饭菜是我自己做的,我等了你很久,你回来就跟我说这个?”

“我……”

穆玄英知道自己冤枉莫雨了,有些理亏。

“不让我出去,不让我出去,你把我从那里带出来就是为了换个地方囚禁我,我在你这过得都不如在精神病院里舒服!”

“不是的,莫雨哥哥。”

穆玄英手足无措的想解释,但是莫雨根本不听。

“穆玄英,你以为你多大公无私,挂着爱的名义其实只是为了自我满足。”

莫雨生气的把茶几踹翻了,把自己关进了卧室。

穆玄英一个人呆呆的坐到沙发上,如果是刚刚谢渊的话是钉到他心上的钢针,那莫雨的话就是一把利刃,一刀刀捅到他心上,从谢渊那回来的路上穆玄英勉强的安慰自己就算谢渊不赞同,还有莫雨,自己还有莫雨。

然而莫雨也否定了自己的全部努力,穆玄英的人生失去了全部的意义。

他慢慢的收拾好了客厅,走到卫生间看着镜中红着眼睛的自己,也许真如莫雨所说,自己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自我满足,一个可以用爱治愈病人的自我满足。

一切都被看破了,什么都没有意义了,穆玄英自嘲的笑了笑,他打开热水,躺到浴缸里,拿起刀片,划开了自己手腕动脉,安静的闭上了双眼。

莫雨在卧室听着穆玄英收拾着客厅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听到了雷声被惊醒,窗外的雨一直没停,自己刚刚为什么会失控,大概是一直担心的原因,应该跟毛毛道歉,打开门看到收拾干净了的客厅,卫生间隐约传来水声,毛毛呢?他出门怎么没关水?

莫雨拉开卫生间的门,整个人愣在了那。

浴室遍地是水,红色的水,穆玄英安静的躺在浴缸里,莫雨一步步踏进去,看着穆玄英微微发白的脸,莫雨跪在浴缸旁边,抬起有些颤抖的手摸了摸穆玄英的脸,还有些温度。

“毛毛,毛毛你醒一醒。”

穆玄英感觉到了莫雨的触碰,睁开了眼睛。

“莫雨哥哥,对不起,我累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想自我满足。”

穆玄英一眨眼,眼泪顺眼角滴落。莫雨捧着穆玄英的脸,轻轻的吻上他的眼角。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对不起,我说的那些话是谎话。”

莫雨起身一步跨进浴缸,拿起穆玄英用来割腕的刀片也在自己的手腕狠狠划了下去,然后也躺下,紧紧抱住穆玄英。

“毛毛,对不起,接下来的路我陪你一起走。”

穆玄英虚弱的笑了笑。

“那我先去等着你。”

“好”

莫雨亲了亲穆玄英的嘴角,微笑着一起闭上眼睛。

淅沥的雨声成为一曲悲歌,随着两人渐渐冰冷的身体终于停下。

 


评论(17)
热度(15)
© Winsno文斯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