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雨碎悲歌(中)

精神病人雨X心理医生毛

BE预警


=========================

第二天一早穆玄英去莫雨病房查看,发现莫雨早就起来了,正在锻炼身体,穆玄英走到门口莫雨就发现了,起身和穆玄英问好。

“早啊,穆医生来的挺早。”

“早……你,状态怎么样。”

“还不错,穆医生你不是看到了吗,有什么问题要问我的?”

穆玄英其实还没想好对莫雨问什么,只是想来看看,但是几句话穆玄英就发现莫雨言谈间对自己的抵触情绪比较明显。

“你继续锻炼,我就是来看看。”

“哦,再见。”

莫雨继续锻炼,彻底不理睬穆玄英。

出了门穆玄英猜想现在的莫雨大概是二十五岁的状态。

结果中午吃饭的时候莫雨和另一位病房发生摩擦,据说只是因为那位病人说话的时候手舞足蹈不小心刮到了莫雨的头发,莫雨把病人抓住揍了一顿,几个医务人员连忙拦住他,不然只怕那位病人会被莫雨打死。

莫雨被关进了隔离室,穆玄英隔着窗户跟莫雨谈话。

“你就不能控制一下自己的行为。”

“你谁?”

“我……我是医生。”

“哼,他碰我头发,我最讨厌别人碰我头发。”

“…………”

穆玄英有点懵但是感觉,这大概是15岁的暴力雨……
叶凡连忙跑来,看了看莫雨,叹了口气。

“莫少侠,你讨厌别人碰你头发就把头发扎起来不好吗,你就不怕师父不放你出来了。”

莫雨瞥了眼叶凡,翻了个白眼。

“扎起来?像这个医生一样扎个高马尾跟个小姑娘似的?”

穆玄英让他这话气的直跳脚,不禁反驳。

“你,你散着头发长发飘飘才像小姑娘呢!”

莫雨走过来重重一拳打在门上。

“你说谁呢!”

叶凡忙打圆场。

“这位是穆玄英,是你的主治医生,你们俩可别吵架,不然连累他们都别想出来了。”

“惩罚就惩罚,我怕他不成。”

叶凡不由得仰天长叹,这小祖宗啊!

穆玄英在旁边看叶凡为难的样子有点气不过。

“你嘚瑟什么啊!不过是个小鬼!”

莫雨不怒反笑。

“呵,穆玄英,我记住你了,下回你小心点!”

撂下句威胁的话,莫雨就转过去面对墙不理人了。

穆玄英咳叶凡对视一下,莫雨也不再理睬他们,两个人只好离开,穆玄英在回去的路上和叶凡说了自己觉得早上见到的是二十五的莫雨,但是现在却是十五岁的状态。

“你的判断应该都没有错,看起来他二十五岁只维持了一上午,他最容易出现的其实是十岁和二十岁的状态,十五岁的小雨出现的时候多半都是在隔离室度过的。”

“那……什么时候放他出来?”

“该出来的时候就出来了。”

穆玄英觉得不能理解。

“什么叫该出来的时候就出来了。”

叶凡笑了笑。

“二十和二十雨自己知道怎么出来,十岁的状态嘛,这区区隔离室根本管不住他。”

“那为什么十五岁的就不会自己出来?”

“大概他不想出来,其实也怕自己伤人。”

穆玄英皱了皱眉,能控制住自己不出门这种举动,为什么不能控制自己不伤人呢?

果然,第二天晚上穆玄英下班的时候就看到莫雨在走廊窗边和他挥手,神色如常,大概是二十雨。

接下来几天莫雨停留在二十五岁,翻看了几个警方拜托的案子,对于警方的愚蠢嗤之以鼻,高抬贵手写了些案件分析。

穆玄英有的时候好奇去看看他,最初他极端排斥,但是穆玄英也不干扰他,只是安静的在门外站着,莫雨觉得穆玄英在门外盯着他更烦,皱着眉让穆玄英来了就进屋。

叶凡倒是佩服穆玄英,他到现在都不能在二十五莫雨工作的时候打扰他,穆玄英用三天就能随时进二十五雨的病房查看了。

紧接着十五雨再次出现的时候,穆玄英没及时发现,被狠狠打了两拳,正好叶凡路过,不然一定不止两拳,莫雨再次进入隔离室。

“小穆啊,下回你去看莫雨还是叫上我一声吧。”

叶凡担心的看了看穆玄英脸上的淤青。

“凡哥,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下次我会注意的。”

穆玄英用冰毛巾敷着脸,陈月也在一旁皱眉。

“你天天往莫雨的病房跑,他可是有暴力倾向啊,揍你不是早晚的!”

“他也不是一直都有暴力倾向,只是十五岁的状态比较暴力。”

“那小穆你下次也叫我一声,起码我先看一眼,要是十五的那小子,我直接给他关禁闭去。”

莫雨点点头。

“我知道了。唉,我什么时候也能像凡哥你那样,看一眼就知道他什么状态就厉害了。”

叶凡笑了,轻轻拍了下穆玄英的脑袋。

“我可做了五年他的主治医生,你要是这么几天就能看一眼就知道他什么状态,那我可不用干了。”

穆玄英讨好的笑了笑。

“嘿嘿,跟凡哥是比不了,所以我这不加紧对病人了解呢嘛,到时候你去结婚蜜月了,我们只能靠自己咯。”

看着穆玄英脸上挂着彩,还傻笑,叶凡拿他也没办法。

“你加油吧。”

叶凡离开穆玄英的办公室,拿了东西到莫雨的病房。

二十莫雨从隔离室出来了,正坐在病房看书,叶凡扬了扬手,把手上的文件夹交给了莫雨,莫雨打开文件夹看了一眼,比穆玄英刚来的那份档案更细,甚至带有从小到大的照片,莫雨看着照片,眼睛一亮。

“不过,你知道他,他还不知道你,你自己看着办,不过那小子那两拳挺重。”

叶凡回想了下穆玄英脸上的伤,那要是打自己啧啧。莫雨专心的看起那份档案,叶凡看了眼表,自己可以准备下班了,也就不打扰他了。

晚上穆玄英在值班,虽然精神病院跟中心医院比轻松了不少,但是他的稿子快到最后期限了,一个照顾自己不少的编辑社约稿,自己也不好意思推脱,但是回到家就犯困,还是在医院的时候能提起精神码字。

拿起水杯想喝水,却发现水杯空了,一个人伸手拿过他的水杯去给他接水,穆玄英抬头就看到莫雨接好水,把杯子递给了他。

“你怎么来了?”

莫雨指了指脸。

“中午的时候,抱歉。”

原来莫雨是为揍了自己来道歉的,可是打了自己的不是十五雨嘛,现在的莫雨是哪个莫雨?

看着穆玄英发呆的傻样,莫雨笑了。

“二十。”

“啊?哦。”

穆玄英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莫雨告诉自己他是二十雨。

“你是什么都知道,但是没办法控制?”

莫雨摇了摇头。

“也不全是,但是我睡觉的时候他们有时候会因为白天的事情争吵,所以我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你道歉,小雨知道吗?”

“你希望他知道还是不知道?”

“额……”

穆玄英倒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他对于莫雨还是摸索阶段,对于莫雨的脾性现在还摸不透,但是看着二十雨嘴角玩味的笑,也意识到他是故意刁难。

“我叫你雨哥行吧,你可别开我玩笑,我害怕。”

莫雨竟然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好,看在你叫我哥了,我会告诉那小子老实点的。”

老实点?你还能揍他一顿不成啊!揍他就是揍你自己吧。穆玄英在心里碎碎念着。

莫雨看了眼穆玄英的电脑屏幕。

“哟,论文,这次又是哪个杂志约的稿?”

“你怎么知道?!”

“我对于自己的主治医生,多少应该了解一下吧。”

莫雨不会说自己有一份他的详细档案的。

“挺晚了,你加油,我走了。”

自那之后十五雨真没再对穆玄英动过手,但是依旧对他很不友好。

不过最困难呢的是十岁的小莫雨,整个一熊孩子,弄的穆玄英焦头烂额,穆玄英没想过莫雨十岁的状态能多活泼,自己确实低估了,要不是叶凡还在一旁帮忙,穆玄英都快被小雨弄疯了。

叶凡倒是挺佩服穆玄英,能让最不近人的二十五雨不排斥他,还能管十岁雨叫小雨,追着到处跑。

穆玄英最近都和十岁小雨斗智斗勇,但是不由得总是想起小学的时候他的莫雨哥哥,十岁雨的行为举止总让他觉得熟悉。

“小雨!你又把今天的午餐藏起来了是不是。”

穆玄英有些无奈,十岁的莫雨就实在熊,任你怎么说我答应是一回事,做就是另一回事,不知道为什么,如果午饭是包子,十岁的莫雨总会偷偷的把包子藏起来,穆玄英抓了他好几次,叶凡表示习惯成自然了,莫雨会把包子藏起来,但是会偷偷吃掉,不会留着长毛的。

穆玄英跟着莫雨回了病房,莫雨坐在床上假装看书,但是褥子下的鼓包暴露了藏起来的东西。

“小雨,你是不是又把包子藏起来了。”

莫雨看着穆玄英,护了护那个鼓包。

“包子我要留给毛毛吃!”

穆玄英愣在了那,小时候自己食量比较大,学校的午餐总是吃不饱,高年级的午餐比自己多了个包子,莫雨哥哥总是留下自己午餐的包子,偷偷塞给自己吃。

莫雨,真的是莫雨哥哥!

穆玄英希望更加确定这个想法,于是去办公室找叶凡,叶凡正在收拾手头资料,下周他就可以休婚假了,王遗风还给了他半个月假度蜜月,整个人都开心的不得了。

“哎,小穆你来啦,有事?”

穆玄英看着叶凡嘴角挂着笑容看着他,一时不知道怎么问好。叶凡看他难于开口大概也猜到了。

“莫雨的事吧,我觉得也该是时候了。”

叶凡边说边递给穆玄英一个文件夹。
“莫雨是六年前到医院来的,王院长一直对他进行一对一的治疗,他除了这几个分裂的人格,在极度失控的时候只会叫一个名字‘毛毛’,院长说当莫雨小的时候就一直说要找毛毛,其实我们早就确定你是毛毛,不过打算你确定莫雨的身份的时候再告诉你。”

文件夹里详细记录了莫雨从被王遗风十多岁收养到现在的记录和照片,看着那张十多岁的少年皱着眉一脸不开心的样子,穆玄英确定他就是莫雨。

“别的都在档案里了,你自己拿回去慢慢看。”

穆玄英开心的拿着档案去找陈月,冲进陈月办公室的门就和陈月说。
“小月!他是莫雨哥哥!”
“额,不会吧!他真是莫雨!”
陈月表示难以置信,这个被关在精神病院的人当真是那个在稻香村幼儿园以及小学横行霸道的小霸王莫雨?别说,最近这十岁状态的小雨还真像!

穆玄英拿着照片给陈月看,陈月看着照片也确定了就是莫雨,只是,陈月觉得,如果他们现在不是医生和病患的关系,这会是个皆大欢喜的故事。

“毛毛,我事先警告你,就算他是莫雨,但是你也不能过分代入个人感情,不然你会被他牵着鼻子走的。”

穆玄英摇摇头,坚定的说。

“小月,我知道他是莫雨哥哥就够了,我会更加努力的去治好他的”

但随后穆玄英更加全身心的扑在莫雨身上,不论哪个莫雨,穆玄英都坚持每天和他共处七个小时以上,陈月看在眼中,说不出的担心。

但是也多亏他长时间跟莫雨共处,不论哪个莫雨都对他不再像开始的时候那么陌生。

而且二十雨和二十五雨知道穆玄英是他的毛毛,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总让人说不清道不明。

穆玄英拼命的摸索和莫雨的相处方式,他无法像叶凡一样单凭莫雨的神色就能看出他是多少岁的状态,但是他可以在几句试探后大致猜出莫雨是哪个年龄的人格了,当然其中还有些不好明说的原因。

在穆玄英的努力下莫雨的人格几乎停留在二十岁和二十五岁,其余人格很少再出现。

“毛毛,今天这菜还不错。”

莫雨夹了口菜递到穆玄英嘴边,穆玄英张嘴吃下。

“恩,莫雨哥哥你也吃啊,别就喂我了。”

莫雨看着穆玄英,不禁露出微笑。

“你吃的开心就好。”

穆玄英红着脸闷头吃饭,他没看到莫雨不见了笑容却只是盯着他发呆。

叶凡度完蜜月回来对穆玄英的进步叹为观止。

“小穆你行啊!半个多月不见,进步神速!”

不过让叶凡下巴吓掉的是,某天他竟然看到穆玄英在给莫雨梳头。

莫雨是护头发如命的,谁动了他的头发,都能扒了人层皮,连王遗风都不敢随便去摸莫雨的头。

叶凡看着穆玄英最近的报告,陈月敲了敲他办公室的门。

“叶医生,我有事情想和你谈谈。”

叶凡看陈月表情严肃,不知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我想和你谈谈和穆玄英有关的事情。”

叶凡点了点头,穆玄英最近对莫雨的报告十分细致,但是莫雨的好转速度让他觉得有些不正常。

“你知道莫雨和我们其实是幼年好友吧。”

叶凡点了点头。

“但是毛……穆玄英和莫雨的关系在其中更为亲密,穆玄英现在一门心都在莫雨身上,我担心莫雨已经对他产生了不良影响。”

叶凡把手里的报告交给陈月。

“可是我觉得看着小穆的报告我觉得莫雨有好转的迹象,虽然他们的日常接触是有点过度了。”

“但是,我觉得应该在事情糟糕前制止一下。”

叶凡也赞同,思考了一下。

“这样吧,我等下找小穆谈谈,你把你们这半个多月的进度交一份你的报告给我看看。”

“好的,麻烦你了。”
陈月这才松了口气,离开了。

叶凡思考了一下,拿出手机。

“我觉得,我们似乎做了个错误的决定………………您确定还要继续吗?…………我知道了。”

叶凡叫来穆玄英,脑海中却还是王遗风的话。

“如果失去这个机会,莫雨如果再次崩溃,那我们至今为止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叶凡也不知道王遗风究竟是想救莫雨,还是只想做个试验,试验爱情的力量。

“凡哥,你叫我?”

穆玄英来到叶凡的办公室。

叶凡点了点头。

“小穆啊,看起来莫雨在你的治疗下成果不错。”

“嘿嘿,还好还好。”

“小穆,你和我说实话,你和莫雨…是不是关系过度亲密了。”

穆玄英低下头避开了叶凡询问的视线。

“凡哥,如果你终于找到了一个你找了十年的人,就算是一部分他和你相认了,你会怎么选择会选择和他在一起吗?”

“会。”

叶凡的回答让穆玄英猛地抬头,叶凡只是无奈地笑了笑。

“前提是你觉得值得。”

穆玄英点点头。

“值。”

“好吧,既然你这么有自信,现在莫雨的主治医生是你,我只是帮你,你加油。”

穆玄英点点头,起身离开。


评论(5)
热度(18)
© Winsno文斯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