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留文字,主剑三莫毛,不拆不逆……其余cp微杂…偶尔可能发cos。不老歌已废,文斯诺或瑷珈飞雪随便叫。欢迎留言聊天

【楼诚衍生】【凌远X李熏然】怎么又是你!(诱拐同居计划)

这个文也没啥大体方向了,就是想起来就写个带小标题日常的小故事

有想看的脑洞也可以给我留言,我会尽量满足你们的。

毕竟产粮少的总得有人自给自足嘛。

===================

凌远最近一直想和李熏然聊一聊,虽然两个人工作都很忙,但是如果能住在一起见面的时间会多一些。

可李熏然说他那边案子比较棘手,而且是三个案子叠在了一起,薄大神还不肯出手,他们简直焦头烂额。

再忙吃饭的时候两个人还是会打个电话,但是凌远迟迟没有机会开口,李熏然终于有了时间,凌远决定直接把人拐回家算了,先和李熏然说让他晚上留宿,李熏然答应了,凌远带着他回了一趟公寓,不能说那是猪窝,不过地上堆了一堆的没来得及洗的衣服,还有堆泡面,唯一还算整洁的就是书桌,上面摆满了一摞摞的卷宗资料。

“拿两件衣服到我那去吧,不然你要是住我那可没换洗的衣服。”

“你不有衣服嘛……我又不会常住……”

凌远看着他也不说话,李熏然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的宿舍,跑去从角落拽出一个行李包,把地上堆得和衣柜挂的几件衣服团一团就塞进了包里,凌远眼疾手快的拿过一件衣柜里挂着的衬衫。

“这件我帮你拿,走吧。”

李熏然又收拾了一大摞文件档案,捧着和凌远下了楼。

到家李熏然就把凌远的写字桌霸占了,把档案都摊在了上面,拿着行李包就打算扔到衣柜里,被凌远拦住。

“哎,你那些衣服干净不干净的都团在一起了,扔洗衣机里去,还有你身上这件。”

“那我明天穿什么!”

凌远拿出自己刚刚抢救下的那件衬衫。

“穿这件。”

“哦。”

看着早有预谋的凌远,李熏然只得把行李包里的衣服扔到洗衣机里去洗。凌远去做饭,出来就看到李熏然穿着自己的睡衣。

“你没带睡衣来?”

“啊?”

李熏然一脸茫然。

“我没有睡衣啊,忙起来都没时间睡觉,哪有时间换睡衣。”

“现在有时间了?”

李熏然让他说的不知道怎么反驳,坐到餐桌旁就开始闷头吃饭。

“怎么,生气了?”

凌远看着李熏然笑着摇了摇头,一直到吃完饭李熏然没再说一句话。

吃完饭凌远洗碗,李熏然跑过来也要帮忙。

“不生气了?”

李熏然瞥了凌远一眼。

“哪有那么多时间跟你生气,帮你刷完碗我就去洗洗睡了,这几天案子太忙,一周没洗澡了”

“哎一周没洗澡你就穿我睡衣!”

李熏然讨好的笑了笑。

“你不让我把衣服都洗了嘛,不然我穿什么,裸奔啊!”

凌远拿他没办法,刷好碗李熏然真就去洗洗睡了,凌远收拾好也洗一下漱搂着李熏然一起睡了。

天刚刚亮李熏然的手机就响了,因为手机放在了客厅,把两人都吵醒了,凌远看着李熏然手忙脚乱的跑出去接电话,起身开始换衣服准备送李熏然。

换完衣服出来就听到李熏然说“我马上就到。”

“你没开车来,我送你过去吧。”

李熏然本来没想麻烦凌远,不过看他衣服都换完了,现在凌晨也不好打车,就乖乖跟凌远一起出了门,脸上有点歉意。

“郊区出了分尸案,有点远。”

“没事,正好送完你回来我就可以去上班了。”

说完凑过去在李熏然脸上亲了一下,半路停下来买了两份早餐。

“有早餐啊,我平时来不及都不吃的。”

凌远把早餐塞到李熏然手里。

“时间来得及,吃点吧。”

李熏然满足的咬了一口鸡蛋饼,看了眼凌远,把鸡蛋饼递到凌远嘴边。

“你也吃,胃不好更要注意一日三餐。”

凌远也咬了一口,两个人一人一口的吃完早餐也到了地方。

“我去了,你回去小心点。”

凌远点点头。

“你也小心安全。”

李熏然拽起凌远在他嘴角亲了一口。

“拜拜啦!”

凌远微笑着目送着他离开,然后去医院上班了。


评论(7)
热度(82)
© Winsno文斯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