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留文字,主剑三莫毛,不拆不逆……其余cp微杂…偶尔可能发cos。不老歌已废,文斯诺或瑷珈飞雪随便叫。欢迎留言聊天

【剑三/莫毛】雨碎悲歌(上)

精神病人雨X心理医生毛

BE预警,上中下三篇结束。

逻辑要是有不合理的欢迎指出。


=================================

浩气中心医院心理医生穆玄英,受邀前往恶人精神病院主治一个非常罕见的病例。
院方报告上只说病人是精神分裂,而且很罕见,竟然没有更详细的报告,不由让穆玄英生出不少好奇来。
来到恶人精神病院门前,暗红色的铁门看起来有些阴森,吱吱嘎嘎的打开放穆玄英的车进了门。
穆玄英停好车走到办公楼前,恶人精神病院是由国家创办,但是后来因为经济不景气濒临破产,被现任院长王遗风买了下来,王遗风也是一大奇才,据说年轻时当过刑警队的法医,经由他手破了不少大案还翻了不少奇案冤案。穆玄英没记错的话这位王院长还是自己养父谢渊的同学,只是两人关系似乎不怎么好,听说邀请穆玄英来谢渊吹胡子瞪眼的不同意,但是穆玄英当时对于这个病人的好奇心被激起,最后还是副院长和几位主任一起说服的他点头。
办公楼和主治楼是相通的,穆玄英抬起头余光发现主治楼二楼其中一个窗口有个人,那人只是视线四处扫了扫似乎寻找什么。
穆玄英看着那人的眉眼,虽然长发但确是名男子,眉眼犀利,总觉得有些熟识,那人完全无视他,只是抓着栏杆,看着窗外的柳树,嘟囔着什么。
他身后来了个男医生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人乖乖地转过身,跟着那个年轻的大夫走了。
“毛毛!你怎么也在。”
穆玄英目送男子离开就听到了熟识的声音。
“小月!你怎么也来了。”
“唉,王院长广发英雄帖,万花第一医院人手抽不出,就让我来帮忙了。”
穆玄英点点头,跟着陈月一起进了楼。
“说来也奇怪,这次的病例说是罕见,但是就说是精神分裂也不说什么症状就叫我们先来。”
“这么神秘说明难度很大吧。”
“但愿吧,别让我们白跑一趟就好。”
两个人按时到了会议室,会议室里坐了十几个医生,其中一个似乎是刚刚叫男子离开的那个医生。
王遗风一看人都到齐了,站了起来。
“好,人到齐了,我是院长王遗风,废话不多说,由叶凡叶医生来给你们介绍下这位病人。”
叶凡也不含糊,张嘴就直接介绍病情。
“多重人格分裂,但是有趣的是他分裂的人格还都是自己,五年为一个档期,目前有五岁,十岁,十五岁,二十岁,和二十五岁五个人格,之所以断定他是人格分裂,因为他每档的人格个性都不同,五岁的安静平稳,十岁调皮捣蛋,十五岁有暴力倾向,二十岁却又沉着冷静,二十五岁又是个狂暴的反社会份子,我们主要是因为他十五岁的人格和二十五的人格比较危险才决定对他进行治疗。他现在二十七,我们目前不确定他是否会在下一个五年突变出什么样的新的人格。
叶凡一口气介绍完了情况才喝了口水。
陈月第一个发问。
“病人是什么时候出现这个症状的?”
“大概,五年前,早期只是有些情绪失控偶尔带有暴力倾向,我是他的主治医生,后来某天突然发现他其实已经开始人格分裂了。”
“病人的人格和他过去的经历有关吧?”
“这个…”
叶凡看了眼王遗风。
“我只知道十五岁和二十岁的他应该是符合生活经历,但是之前和之后的我就不了解了。”
“院长和病人认识?”
“恩,他本来算是我的学生,他原来是卧底,但是一次任务结束的时候,我见他状况不好就把他带到医院治疗了。”
穆玄英一直在思考着什么,王遗风注意到了这个沉思的年轻人,好像是谢渊的养子,也是医学界一颗新星,倒想听听他的话。
“穆玄英医生有什么想法?”
穆玄英听到叶凡的报告不由得想到的是他刚刚看到的那个人,难道是他?
“穆医生?你在想什么?”
陈月连忙拽了拽穆玄英。
“啊?哦,我在思考这位病人的记忆是按年龄么。”
叶凡不由得点点头,穆玄英注意到的这点确实也很重要。
“他的记忆力,目前看起来最好的是二十和二十五记忆应该是顺序共享,但是十五岁之前是只有最近五年的记忆,而且除非他不认识的人,但是要是他分裂前认识的人,他非常排斥与他记忆中不符的存在,比如你和他是幼时玩伴,那么他只会认识幼时的你,现在的你站在他十岁的意识前他完全不会把你和他记忆中的好友结合,除非你从没改变。”
穆玄英点点头,在小本子上记录了下来。
“还有一点,不管是几岁的人格,病人都很讨厌被当作孩子看待。”
“介绍了这么半天,这病人叫什么?”
叶凡为难的摇了摇头。
“这个,抱歉,我不能告诉你们,你们可以自己去问,他要是想告诉就会说,不过别怪我没提前说,上次有个他不认识的护士因为交了他的名字,被他推下来楼梯,虽然没受伤,但是那护士因为受了惊吓调走了。” 

穆玄英倒是好奇那人了,为什么对于名字这么看中。
王遗风看了看表,摆了摆手。
“大概就这些,主要问题是需要制定个好的治疗方案,叶凡,他没问题吧。”
“恩,我刚看过了,还不错,这几天处于二十岁的稳定状态。”
“那好,你等下带穆玄英和陈月去接触下病人,不过还是要多注意。”
“我知道了。”
“各位没事就该干嘛干嘛吧。”
穆玄英以为其余医生早就了解接触过病人了,和陈月跟着叶凡去看病人。
穆玄英不知道虽然他和陈月是因为特殊病例邀请来的,其余的医生只是被叫来帮忙处理医院其它工作的,只是对于这个病人的危险性才开了一个会进行说明。
三个人走到一间病房,每间病房都有名签,唯独这间没有。
叶凡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去,那人正在书桌旁看一份复印件。

“师弟,院长新安排的两个负责你的主治医生,带来给你看看。”

“恩,知道了。”
那人抬起头,走到穆玄英面前。

穆玄英微微抬头,被那人的气场所震慑,发现那人打量着自己,连忙问好。

“你好,我叫穆玄英。”

似乎是对于穆玄英的礼貌很满意,他点点头。

“莫雨。”

这个名字让穆玄英和陈月一愣,因为他们俩有一个童年玩伴就叫莫雨。

陈月先回过神,向莫雨点点头。

“你好,我叫陈月。”

莫雨这才转头看了看陈月,笑了笑。

“我小的时候有个还不错的朋友,也叫陈月。”

莫雨转头看了看叶凡。

“师兄你的婚礼我就不去出席了,帮我替嫂子带好。”

叶凡苦笑着拍了拍莫雨的肩。

“得了,你好好治疗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了。”

“这次派两个人来,看起来他们觉得我更严重了。”

“也不一定,也许院长觉得多人会诊更好些。”

莫雨耸了耸肩。

“随便你们,你们能帮我把那两个不安定的消灭更好。”

“你很清楚自己的状况?”

莫雨瞥了眼穆玄英,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如果每天听自己和自己吵架你都不明白怎么回事,那你就是个疯子了。”

“师弟你忙着呢吧,他俩才来的,我先去给他们安排办公室了,剩下的咱明天再说吧。”

莫雨点点头,坐下继续看东西,时不时提笔写些什么。

出了莫雨的病房,穆玄英好奇的问叶凡。

“他还在工作吗?我看他好像在看验尸报告。”

叶凡赞叹道。

“小穆你眼睛够毒的啊,恩,有的时候警方会带案子来找他帮忙,他对于刑侦真是有特殊的天赋,不然王院长也不会教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他去当了卧底。”

穆玄英若有所思,陈月倒是觉得有趣。

“叶医生,他对于自己的人格分裂似乎很了解啊。”

“知道是一回事,但是能不能控制就不一定了。”

叶凡带着穆玄英和陈月到了和莫雨同楼层的两件办公室。

“我们这的办公室都是单人的,你俩随便选。”

两个人打开办公室看了一眼,干净整洁,环境不错。

“你们先在这收拾收拾吧,下午我们一起研究一下。”

“好的,谢谢叶医生。”

叶凡离开了两人到王遗风的办公室。

“院长,安排完了,也接触过了,不过现在看起来没什么反应。”

王遗风点点头,把手上的两个文件夹也叶凡。

“等他们熟悉的差不多分别给他们,我也算对他尽全力了。”

叶凡结果文件夹看了一眼,一份详细的莫雨的档案盒穆玄英的档案。

“师父,那个穆玄英真是?”

王遗风点了点头。

“不会错的,但愿他能把莫雨拽出来,而不是被他一起带入地狱。”

莫雨从十多年前就一直在找一个叫毛毛的孩子,据说他所说,他和毛毛是十多年前在一个幼儿园相识的,因为毛毛总粘着莫雨,两个人又都是被人领养的孤儿,莫雨就把毛毛当成小弟弟照顾,后来小学的时候毛毛养父母被奸人所害,毛毛逃了出来找莫雨求助,莫雨带着他逃亡的时候被坏人误以为是毛毛抓走,之后两人就失去了消息。

莫雨和那群坏人试图同归于尽,出了车祸,王遗风正好出现场,救下唯一幸存者的莫雨,领养了他,之后还送他去了警察学院。

穆玄英坐在办公室,看着手上叶凡准备好的详细的病情分析,思考着莫雨。

他会是莫雨哥哥吗?还是只是重名?

“毛毛,你觉得这个莫雨,是莫雨吗?”

穆玄英抬头,就见陈月也拿着报告,靠着门口。

“不知道啊,也许,只是重名吧。”

陈月叹了口气。

“他要真是莫雨也不知是喜是忧。”

“还是再接触看看吧,不能单凭一面就确定。”

下午,穆玄英陈月和叶凡三个人进行了一番会谈,穆玄英和陈月也才知道王遗风选定的莫雨主治医生就是他们两人,其余的人只是需要对莫雨这个病人有所了解,所以他们才一起开会。

“莫雨的人格转换时间很随机,数年,我也没找到规律,有的时候上午还是十岁,下午就跳到了二十岁,有的时候会维持十五岁的状态很久。”

叶凡把多年来自己针对莫雨的经验都告诉了两人,最后三人决定由穆玄英做主治,因为叶凡下个月结婚,尽快让穆玄英和病人熟悉一下。


评论(5)
热度(26)
© Winsno文斯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