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留文字,主剑三莫毛,不拆不逆……其余cp微杂…偶尔可能发cos。不老歌已废,文斯诺或瑷珈飞雪随便叫。欢迎留言聊天

2017.09.19梦境扩写

这是我当天做的一个梦,记下来之后越看越觉得有意思,跟小伙伴一说,决定写了下来。

==================================

作为安王唯一的女儿,我是幸运的,父亲对我的宠爱是独一无二的。作为皇帝的兄弟,父亲从一开始就知道,皇上总有一天会将自己的兄弟们当做最大的威胁。
从小我想学什么父亲都不会阻拦,不过我唯一坚持下来的只有武艺,父亲最近和我练招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他很烦躁,听说皇上要父亲回京,父亲的封地离京城不近,而且现在山河安稳,我觉得父亲这次回京多半就是把兵权交还了回来做个闲散王爷了。
不过今天父亲和我练招的时候心情看起来不错。
结束后我问他有什么好事,他的表情很轻松。
“有一位奇能异士,叫赵陆祺,他本是你十一王叔的谋士,昨日他来找我。”
我有些奇怪。
“十一王叔的永定王位置不是在王叔病故就传给他儿子了吗?”
“正是,不过因为小王爷太小了,皇兄以不放心他安全为由把他留在京城了。”
那不就是软禁了!
“赵陆褀愿意效忠我,只一点,他希望我派几个武艺高强的护卫去保护小王爷。”
“皇叔叔会对小王爷不利?”
那小王爷确实小了点,才十岁,我只在他四五岁的时候见过他,乖乖的一个小男孩。
“应该不会,不过大概就是所谓的防人之心不可无吧。”
“父王就答应他了?”
“恩。”
父亲的样子很兴奋,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直到很久之后,我才知道父亲要赵陆褀做了什么。

“唉!醒醒!说好陪我去画展的!”
我睁开眼看着天花板看了很久才回过神来,看了看站在床边的女孩,王芸,我关系不错的好友,我来日本玩,暂时住在了她家。
“叔叔呢?”
“我爸有工作,他出去了。”
王芸是单亲家庭,只有父亲,她到日本留学她父亲也来到了日本,偶尔来照顾一下。
“好了,我起了,等下我们去吃什么?”
关于王芸留学其实还挺神奇的,她本来在高三的时候已经决定了去哪个大学,为了她一直追的一个学长,没想到半路发现自己的未来后妈的女儿是自己情敌!王爸爸和赵蕾的母亲都准备结婚了,结果王芸和赵蕾闹了个天翻地覆,甚至放话有生之年再见到对方不死不休。
然后王芸发现自己追的学长似乎更喜欢赵蕾,于是甩甩手就到日本留学了,没多久她爸爸王陆也来了,说是和赵蕾的妈妈好聚好散了。
都说女儿像爸爸,王芸和她爸爸有七八分像,冰山美人,第一次见到王叔叔的时候十分惊艳,不过他们父女俩脾气也很像,外冷内热,一但熟了就会发现还有点天然呆。
我们收拾好了出门,过我们悠闲的假期,另一个故事才开始。

王陆在女儿去日本留学后觉得不放心,而且他知道其实自己并没有那么喜欢那个女人,只是想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但是看起来这个人员配置显然是不可能的了。和对方谈了谈,竟然就这么平淡的分手了,从一开始要求离婚的妻子倒这个和平分手的未婚妻,他觉得自己越来越搞不懂女人了。
女儿的留学生活还挺滋润,除了和同学出去玩,最近国内的好友也来找她玩了,王陆不打算自讨没趣,而且他最近有些忙,作为一个设计师,而且他还算小有名气,最近需要出席几个开幕式和一个颁奖典礼。
颁奖典礼不小,算是属于亚洲设计师的小庆典,只是王陆没想到自己会看到那个作品,那原本是他的作品,不,应该说,是他作品的一部分,是他初学设计的时候花费好几个月的精力给初恋女友也就是他前妻的礼物,看着那个笑得有些腼腆的小设计师,王陆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表情了,他这份礼物可以说是绝密的,而且自己都没有留下任何记录,他无法证明那原本是自己的作品的一部分,令他难过的不是那段曾经,而是他无法证明真相,颁奖结束后他就说身体不舒服先离开了。
浑浑噩噩的走在路上,看到了个公园就拐了进去,坐在公园吹了几个小时的冷风也没缓解他心中的抑郁,只好找了间酒吧,打算借酒消愁。
王陆有个毛病,就是借酒浇愁愁更愁,而且控制不住的那种。
赵祺进酒吧就听到了隐约的哭声,不是那声音大,而是那个声音好听,赵祺对于好听的声音能做到在人群中一眼就找到。寻声而去,发现是个男人,看样子没喝多少,多半就是借着酒劲释放情绪。赵祺的习惯特别多,比如声控,比如颜控,再比如怜香惜玉,不过他从来都不做花花公子,因为他还有一些精神洁癖。不过看到那个哭的梨花带雨的男人,凤眼薄唇,立时惊为天人,实在忍不住,坐到男人身边。
王陆早就看到那个男人,他其实不是很喜欢酒吧这种人多的地方,他知道自己的长相估计男女通吃,不过他倒是没想到自己哭成这种惨样还能招来人。
赵祺实在看不下去美人独自流泪,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还好吧?”
王陆点了点头,面前多出了一张湿巾。
“谢谢。”
赵祺表面看起来很绅士,但心里面在纠结,在酒吧买醉的人那么多,自己怎么就因为这声音这张脸就忍不住凑过来了呢?要是被当成想勾搭他的基佬可怎么办?虽然他确实是基佬。
王陆接过湿巾擦了擦脸,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就要出去接电话,但是他坐了很久,加上酒精一时没站住,赵祺连忙扶住他。
“你要走了嘛?”
“谢谢,我先出去接个电话。”
赵祺看王陆这个样子要是被撞几下估计就倒了,也跟在他后面,护着他出个门。
王陆接起了女儿的电话。
“我刚刚在酒吧……恩……好……行……我不过去,你和你朋友好好玩吧……知道了,拜拜。”
赵祺在刚刚扶王陆的时候看到了他手机屏幕女儿两个字,看起来是个当爹的,那应该不会误会,还好还好。
王陆挂掉电话一转头,就看到还在旁边等着他的赵祺,想想自己刚才哭成那副鬼样子,这人还跑来搭讪,有点不好意思。
“谢谢你,我请你吃饭吧!”
赵祺本来想说不用,就萍水相逢,潇洒再见就好,肚子很符合时机的叫了一声。
“我们去吃什么?”
赵祺看了看水手就点了不远处的拉面店。
一顿饭吃完两人都有了大致的了解,赵祺知道了王陆是设计师,在日本是因为女儿在这留学不放心,王陆知道赵祺是中日合资的公司在日本分公司的中国负责人。
两个人发现对方的口味和自己差不多,结果发现都是东北老乡。
吃过饭赵祺和王陆就分开了,赵祺到家还在思考一个问题,王陆说了自己的工作,也炫耀了一发女儿,但是从头到尾都没提过妻子,手上也没戴戒指,赵祺也不好开口。
王陆用一顿饭的时间判断了一下赵祺的性取向,多半是个弯的,王陆是双性恋,妻子离开后倒一直没再找,想想赵祺在酒吧给自己湿巾,还扶自己出门的绅士风度,还是挺对口的。
两个人还顺路,赵祺就送王陆回家。
“我妻子五年前和我离婚了,女儿是我再养还有她自己努力。”
赵祺愣了一下,他第一反应不是他说这个干嘛?倒是王陆身边没人,太好了。
到王陆楼下,王陆请赵祺上去休息一下,赵祺很高兴就上去了,两人基本上就是一见钟情。
然后就是温柔攻人妻受的甜蜜生活。

我知道的这些都是很久之后,王芸留学回国,跟我说他爸和另个男人出国领证了,我再去她家做客,果然发现变成了三口之家,这故事也是我后来和赵祺熟了之后他讲的,赵祺身世很迷,他似乎还懂些玄学。
美好的时光未必长久,大概也就十年左右,王叔叔因病去世,我再没见赵祺,不过听王芸说,赵祺改了名字,叫赵陆褀,而且回师门去寻求起死回生的法术了,说这话的时候王芸的表情很悲伤,估计她觉得赵祺疯了。
我突然想起来了,我第一次见到赵祺就觉得似曾相识,但是活了太久,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现在因为这个名字,我想起来了,他找没找到起死回生的法术我不知道,但是,长生不老他做到了,他在我的身上实践成功了。
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就已经是个七十多的老人了,那时我才十二岁,他看我的表情很微妙,之后他用了很多时间准备这些事,我二十的时候,只记得喝了他给我的药,然后醒来,只有父亲留下的够我活许久的财产,其它的都没了,什么都没了……
我找了赵陆褀很久,大概五年,找到了他的师门,他的师兄弟说他所求之法本已略有头绪,突然一个雨夜他失踪了。
也许他在一个错误的时间找到了办法,最后把希望给了一个看起来眼熟的小姑娘。

评论
热度(2)
© Winsno文斯诺 | Powered by LOFTER